书呆子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殿下万福 > 番外:儿女(7)
    顺道过来看看,这话说得好听,可谁又能听不明白话里的意思。

    周老太太想到儿媳才给周欢介绍的那桩亲事,手心开始捏汗。

    “大殿下请稍等,老身这就让人请欢儿过来。”

    阿秋点头不言。

    周老夫人赶紧让身边的婆子去后院请周欢过来。

    那婆子去了,出门还遇上带着几个下人而来的大夫人。

    大夫人来到看了看门口的银甲护卫,便知道丫鬟没有骗人。

    她理了理衣据正打算进去,却被门口的内侍拦住。

    “来者何人?”

    自己的家还不给进了,大夫人愣了愣,想到里面人的身份,便笑道,“我乃周府掌家大儿媳,还请公公通报。”

    那内侍闻言进去了,不一会又走了出来,请大夫人进去。

    大夫人进门看了看老夫人跟上座的人,恭敬向阿秋行了一礼。

    刚刚老夫人行礼阿秋还有点反应,此时却只当没看见了。

    大夫人有些尴尬,心想这人过来做什,便听见老夫人道,“大殿下路过此地,顺道来看看欢儿。”

    言下之意便是提醒大夫人,小心应对别将事呢搞砸了。

    大夫人听得一怔,人都差点晕倒。

    怎么会是她?

    千防万防,那周欢何时会有这样的机缘!

    是皇后开赏花宴那次吗?还是说私底下两人还见过。可在什么时候,明明后院的人没有单独出去过。

    “娴萍,你去看看欢儿,让她早点过来吧。”

    周老夫人见她脸色不对,还以为儿媳吓着了,毕竟她正在给周欢议亲,这事要是给大皇子知道自己的人被动,大房被恨上就惨了。

    大夫人回神笑道,“是,我这就是去催催。”

    她很清楚老夫人的用意,赶紧出门去了,打算在半路将周欢截住,交待她不要乱说什么,这里毕竟是娘家,就算以后有幸能入皇家也是后盾。

    如此想着,结果大夫人还没有到达二门,便碰上急匆匆往这边跑的女儿。

    “婷儿,你跑什么?”

    “娘,大皇子还在吧?”

    周婷的妆很浓,大冬天的还穿着露颈的秋衫,看得大夫人莫名其妙。

    “婷儿,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赶紧回房去。我不叫你,不要出来。”

    大夫人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周婷愣住,人又有些吓住了。

    “娘,是不是有什么事?”

    如果不是来找她,难不成是来找麻烦的?

    “你别管那么多了,快回去吧。”

    大夫人才没时间跟她多谈,吩咐身边的嬷嬷送女儿回去,她自己向周欢所在的院子而去。

    周婷被这阵式吓得不轻,想到自己准备这么多,人家压根没那意思,只觉臊得慌,那婆子就算不送,她也自己回去了。

    另一边,周欢刚刚在房中换好衣裳老夫人身边的婆子便到了,听闻大皇子在前院等她,惊讶之余也赶紧收拾了一下跟着人去前院。

    一行人在二门不远处遇上前来找周欢的大夫人。

    再见周欢,大夫人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见着人立即上前笑道,“欢儿,大皇子此时正在前院等侯,那可是全天下一等一的贵人,你小心应对着,以后咱们周家可得要靠你了。”

    大夫人靠近周欢,话中的暗示不言而寓。

    突如其来的紧急事件,周欢只觉得莫名,根本无暇与她纠缠。

    一行人去到前院大厅,老夫人都给赶出来了,说是只给周欢一人进去。

    周欢见着这阵势莫名脸就臊红了,她在内侍的带领下去到厅中,抬眼看去,男人正在主位上悠闲地喝着茶水。

    周欢向他福了福,想到人仰马翻的周府,以及众人那些意味深长的眼神,有些无奈地问道,“殿下,你这是?”

    阿秋放下茶盏,看着人长长叹了一口气道,“不巧,我送你回府的事给你们家的管事看见,与其偷摸让人猜想,不如就承认吧。你不是不想要那桩亲事,今日之后,我想你婶娘自会将那亲事退掉。”

    他说得还挺轻松的,感觉还是在帮她,可……

    “殿下,你这样容易让人引起误会。”

    周欢现在头都大了,她之前下车时明明左右看过,没见着有人啊,怎么给人抓了个正着?

    偷摸出去被送回,还要专程到府中看望,搞这么大动静别说其他人,她自己也是说不清啊!

    这人解了自己的围,可有没有想过接下来要面临的事情。

    “那些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

    男人像是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又继续道,“改明儿我放话你与大公主关系不错,我只是代大公主送你一程便是了。”

    “这样。多谢大殿下。”

    如此将关系梳理清楚自然是最好的,可周欢却莫名有一点失落。

    主位上的人矜贵异常,俊美无铸,如玉般明亮的双眸中藏着淡淡不骜,那是皇家子孙才有的凤表龙姿,没有女人能够抗拒这种风姿卓绝的诱惑,周欢也不例外,可她有着自己的自知之明。

    阿秋见女人沉默,很快便站起来了。

    “事情完成,我先走了。不过,忙也不能白帮,账先记着。”

    “啊?”

    这也要收费,周欢无语,这是男人主动帮忙,没想到堂堂大皇子也强卖强买。

    周欢暗暗瘪嘴,见人出门,又赶紧跟上去恭送。

    皇家这尊大佛终于走了,周老夫人将周欢叫到院说了好一会话,同时赏下不少吃穿用度。

    自己的亲事还没做罢,周欢也没解释什么,只当默认。

    这事情传遍周家上下,她的地位水涨船高,连爱找她麻烦的周婷也给禁足了。

    年尾,周家抬出几箱东西,周欢跟朱家的亲事做罢。

    过年那几天周欢收到父亲专程写给她的信,虽然时间太紧回不来,但女儿的亲事他不会假手于人,晚点会接她到身边。

    “离开京中吗?”

    周欢望着窗外的夜色眉宇之间有淡淡愁绪,距离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半月,她时不是地会想起那个男人,想起短暂相处的点滴。

    他说过帮自己澄清,不过暂时还没有听到消息。

    “也不知道那人是不是将自己忘记了。”

    周欢绞着绣帕,神色中有淡淡哀怨。

    “小姐,小姐。”

    这时,真真从外面进来,脸色怪异地递给她一封信。

    周欢莫名,展开之后发现是心中想着的那个人写来的,约她元宵节去桥头会面,暂收一点利息。

    “利息?”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