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呆子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哎呦!天生王妃命 > 第766章 承诺依旧
    “对,皇上,臣妾甘之如饴,从第一眼见到皇上,臣妾就明白,皇上是臣妾一生所爱,臣妾爱慕皇上。”

    羽贵妃明亮的跟星星一样的眼睛看着君不凡,决定了的事情,她羽贵妃不后悔。在后宫之中,得到皇上的宠爱比什么都重要,这是后宫之中生存的法则。

    “好,好一个甘之如饴,羽儿,你可记住了千万别负了朕,以后,你也给我记住了,朕和羽家,朕要你无条件的支持朕,无论何时何地。”

    这是什么意思?

    请原谅羽贵妃的脑容量实在容不下那么多的事情,今儿晚上的落差够大了,若是皇上只是开玩笑那。

    “皇上,羽儿不明白。”

    “不明白?朕说的还不够明白吗?羽儿,朕答应过的事情定会遵守诺言,你是朕的皇后,一辈子都是,就是死了也得与朕藏在一个墓穴中,可好?”

    君不凡没想到羽贵妃真能说出做他知心人的话来,原以为她会选唾手可得的皇后之位,既然她都做出了选择,那么自己的承诺不妨再多一些,更加真诚一些。

    没有办法让羽贵妃成为自己心上之人,那么作为枕边人,他愿意给羽贵妃不同于后宫之人的怜惜。

    羽贵妃真真切切的又在发呆了,刚才还说让她二选一,现在怎么又扯到墓穴了?羽贵妃看着似笑非笑的皇上,满脑子都是问号,都说伴君如伴虎,君王心海底针,实在是猜不透啊。

    “怎么了?又发呆?”

    羽贵妃发愣的小模样还是蛮可爱的,君不凡蹲下身来,附身看着散发着懵懂眼神的羽贵妃,就知道自己吓坏了小女人。

    “朕没有吓你,只是在嘱咐你以后得听朕的话,别傻愣着了,羽儿,不久太后便会回宫,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到消息,不过就朕所知道,太皇太后身子不爽,母后没有来得及回来,但是千里送来了在寺庙里求的符,另外杜雪儿那儿,她派人去送了点儿东西,你可知道她代表的什么意思?”

    君不凡真是不浪费一点点时间,话题转移的飞快,又说起太后身上来了。

    被刺激了一下又一下的羽贵妃能不清楚君不凡想要说的了吗,就是太后现在无计可施,只能拉着杜雪儿作妖,杜雪儿身怀有孕,是一颗极好的棋子,无权无势更是太后拿捏她的优势,可比宫里有权势的好掌控,这般太后与其便可以做到真正的无间。

    “皇上,羽儿明白了,太后是不会容许羽儿冒进的,定会培养势力与羽儿抗衡,皇上,届时太后定会发难,皇上会帮羽儿吗?”

    羽贵妃在要一个口谕,自然是口谕了,难不成还想让皇帝出一份圣旨教自己的妃子跟他母后争斗吗?羽贵妃不求其他,单单就是要君不凡的一个态度,是抗战到底,还是慢慢来。

    说起跟太后的战争,君不凡早就开始了,从提前亲政到亲政后做的每一次决定,要不是有太皇太后帮忙,估计他现在还是个没有断奶的皇帝吧,凡事都依靠太后的傀儡皇帝。

    羽贵妃也不催促,看着君不凡站起身来,又看着他脱掉鞋子躺上床去,她不催,静等着。

    君不凡咕噜一下睡在里间,伸出手来找羽贵妃,眼睛巴望着,诱惑的嘴唇上下一碰。

    “过来,很晚了,该歇息了。”

    相拥而眠的夫妻二人并不是在耳语你侬我侬的情话,而是在谈论着怎么对付自己的母亲,君不凡想要真正的独立可不只是保持现在的局面,他要斩断所有妄想分一杯羹的妄念。

    “对,皇上,臣妾甘之如饴,从第一眼见到皇上,臣妾就明白,皇上是臣妾一生所爱,臣妾爱慕皇上。”

    羽贵妃明亮的跟星星一样的眼睛看着君不凡,决定了的事情,她羽贵妃不后悔。在后宫之中,得到皇上的宠爱比什么都重要,这是后宫之中生存的法则。

    “好,好一个甘之如饴,羽儿,你可记住了千万别负了朕,以后,你也给我记住了,朕和羽家,朕要你无条件的支持朕,无论何时何地。”

    这是什么意思?

    请原谅羽贵妃的脑容量实在容不下那么多的事情,今儿晚上的落差够大了,若是皇上只是开玩笑那。

    “皇上,羽儿不明白。”

    “不明白?朕说的还不够明白吗?羽儿,朕答应过的事情定会遵守诺言,你是朕的皇后,一辈子都是,就是死了也得与朕藏在一个墓穴中,可好?”

    君不凡没想到羽贵妃真能说出做他知心人的话来,原以为她会选唾手可得的皇后之位,既然她都做出了选择,那么自己的承诺不妨再多一些,更加真诚一些。

    没有办法让羽贵妃成为自己心上之人,那么作为枕边人,他愿意给羽贵妃不同于后宫之人的怜惜。

    羽贵妃真真切切的又在发呆了,刚才还说让她二选一,现在怎么又扯到墓穴了?羽贵妃看着似笑非笑的皇上,满脑子都是问号,都说伴君如伴虎,君王心海底针,实在是猜不透啊。

    “怎么了?又发呆?”

    羽贵妃发愣的小模样还是蛮可爱的,君不凡蹲下身来,附身看着散发着懵懂眼神的羽贵妃,就知道自己吓坏了小女人。

    “朕没有吓你,只是在嘱咐你以后得听朕的话,别傻愣着了,羽儿,不久太后便会回宫,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到消息,不过就朕所知道,太皇太后身子不爽,母后没有来得及回来,但是千里送来了在寺庙里求的符,另外杜雪儿那儿,她派人去送了点儿东西,你可知道她代表的什么意思?”

    君不凡真是不浪费一点点时间,话题转移的飞快,又说起太后身上来了。

    被刺激了一下又一下的羽贵妃能不清楚君不凡想要说的了吗,就是太后现在无计可施,只能拉着杜雪儿作妖,杜雪儿身怀有孕,是一颗极好的棋子,无权无势更是太后拿捏她的优势,可比宫里有权势的好掌控,这般太后与其便可以做到真正的无间。

    “皇上,羽儿明白了,太后是不会容许羽儿冒进的,定会培养势力与羽儿抗衡,皇上,届时太后定会发难,皇上会帮羽儿吗?”

    羽贵妃在要一个口谕,自然是口谕了,难不成还想让皇帝出一份圣旨教自己的妃子跟他母后争斗吗?羽贵妃不求其他,单单就是要君不凡的一个态度,是抗战到底,还是慢慢来。

    说起跟太后的战争,君不凡早就开始了,从提前亲政到亲政后做的每一次决定,要不是有太皇太后帮忙,估计他现在还是个没有断奶的皇帝吧,凡事都依靠太后的傀儡皇帝。

    羽贵妃也不催促,看着君不凡站起身来,又看着他脱掉鞋子躺上床去,她不催,静等着。

    君不凡咕噜一下睡在里间,伸出手来找羽贵妃,眼睛巴望着,诱惑的嘴唇上下一碰。

    “过来,很晚了,该歇息了。”

    相拥而眠的夫妻二人并不是在耳语你侬我侬的情话,而是在谈论着怎么对付自己的母亲,君不凡想要真正的独立可不只是保持现在的局面,他要斩断所有妄想分一杯羹的妄念。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