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呆子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没想决斗啊 > 第十七章 脱衣服
    然而僵尸任威勇身子被唐苏具现出来的尼龙绳捆绑着,行动不便,只能朝着任发任婷婷的位置嘶吼着。

    僵尸任威勇在向任发靠近的同时,身上的尸气在蒸腾,不断腐蚀着身上的尼龙绳。

    只不过这些尼龙绳是唐苏用源力具现出来的东西,质量比纸团方巾要好,一时半会的尸气也腐蚀不掉。

    看到这一幕的任发脸色都有些发白,任婷婷更是吓得紧紧握住了任发的手掌。

    至于任发的表外甥,保安队长阿威,更是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而这时候,秋生和文才手里拿着一堆东西也急匆匆从外面赶来。

    文才更是边跑边邀功式地喊,“师傅,东西拿过来了!”

    九叔如果拿到朱砂符纸画出“镇尸符”的话,僵尸任威勇就算再跳脱也无济于事了。

    这时候正低头找着麻布的唐苏突然感到世界源力在波动,心里感到一阵不妙,回头看向文才秋生,只见文才跨过厅内门槛的时候,鬼使神差竟然崴到脚,还把秋生给绊倒了。

    结果两人就像一个倒地的葫芦滚了进来,手里拿着的东西更是不翼而飞,散落各地。

    朱砂洒在地上,鸡血淋了一地,符纸四处飘散,更夸张是桃木剑,因为拿在秋生手上的原因,被绊倒的时候,竟然被大厅的门槛给折成了两截。

    文才更是一路滚到了僵尸任威勇的脚下,只待僵尸任威勇挣脱开尼龙绳,直接就可以把文才当做甜点了。

    文才也是怂得一逼,滚到僵尸任威勇旁边,被僵尸任威勇吼了一下,竟然又吓到浑身发抖,连站起来移动的力气都没有。

    如果照这样下去,僵尸任威勇大发尸威,先把文才弄伤,再把任发杀了,跟着九叔打伤,然后逃跑,剧情又走到了原先的轨迹上了。

    世界意识想要这么“乱来”,唐苏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只见他麻利地拿起地上散开的麻袋,然后对着僵尸任威勇的头颅罩了下去,僵尸任威勇闻不到生人的气息,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唐苏这还没完,蹲到了发抖的文才旁边,二话不说就脱他的衣服。

    “你干什么?别脱我衣服!我身上没钱!”文才像个小媳妇护着自己衣服。

    “闭嘴!不准动!”唐苏不耐烦了,吼了一声。

    文才顿时不敢说话,眼睛红红的,把眼睛一闭,头往一旁一歪,就是一个被侵犯而又任命的妇男!

    九叔看着唐苏的举止脸上一青一红,这南洋来的人取向那么特殊的吗?文才可是他的徒弟啊。

    缓了一口气的任发也看不下去了,诧异地问,“唐苏贤侄,你这是要做什么?先对付僵尸呀!”

    任发也看到了唐苏今晚的作用,不敢以命令的口吻对唐苏说话,只敢温言问道。

    唐苏头也不回,直接道,“这麻袋隔绝不了人气多久的,所以要用更多的东西来捂住僵尸的口鼻,不然它还会凶性大发的!”

    “哦哦……唐苏那你赶紧弄!”一说到关乎自家生命的事情,任发也不敢多说了,忙对唐苏说道。

    唐苏扯下文才上身的衣服,套在僵尸任威勇的头颅上,并且还打了个结,之前那个麻袋已经快被尸气腐蚀掉了,这件衣服套上去正解了燃眉之急。

    文才已经有勇气从地上站起来了,他苦着脸,一脸心疼地看着罩在僵尸任威勇头颅上的衣服,欲哭无泪。

    “一件衣服不行!你们脱衣服!”唐苏评估了一下衣服腐蚀的速度,斩钉截铁地对旁边那些保安队员和仆人喊道。

    那些保安队员和仆人都是楞了一下,没有人行动。

    任发看到就怒了,“没听到唐公子说的话吗?脱衣服!衣服我们任家会赔给你们的!”

    有了任发这个保证,保安队员和仆人都开始脱起衣服来。

    只是靠衣服是不够的!

    唐苏又转头对有点懵逼的九叔道,“道长,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有什么方法可以控制住僵尸,让它不要行动吗?”

    “……有!”九叔也是楞了一下,旋即回道。

    “好,那就麻烦道长你了!”

    唐苏说完,九叔就开始行动起来,他那些家伙虽然洒落了一地,但趁着朱砂鸡血灵性未失,现在还是可以将就使用的。

    九叔拿了一张黄色符纸,蹲在地上,让秋生弄来朱砂和鸡血调和,用毛笔在符纸上笔走龙蛇起来。

    九叔再忙,唐苏暂时没趣理会,而是将保安队员和仆人们脱下来的衣服套到了僵尸任威勇的头颅上,并扎紧绑了起来。

    没有了人气的诱惑,僵尸任威勇就显得很平静,任唐苏在它面前如何施展,都没有反应。

    但唐苏还是小心翼翼的样子,他可不敢浪呀,就他这小身板,被僵尸一个突然袭击,就是一条人命交代在这里了,怕是回不了时空浮岛上了。

    每年,就是很多穿越的决斗者浪过头了,彻底把性命和一身源力都留在了这些幻想世界里。

    唐苏可不想成为教科书一个反面例子。

    唐苏一边忙着,一边对任发道,“任老爷,你派出去的下人糯米怎么还没有送过来?还有,府上有没有什么麻绳?或者铁索之类的东西!我们把僵尸锁起来,这也是多一层安全保障!”

    “好!我去催催!”任发立刻应了下来,他环视一圈,看到角落里缩头缩脑的表外甥阿威,气就打不出一地来,怒道,“阿威……”

    阿威吓了一跳,脸上表情特别尴尬,“表姨父……”

    任发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对阿威命令道,“去,催催那些下人,怎么还没有把糯米送过来,还有,让人去找下铁索麻绳!”

    “是!”阿威回道。

    “还不快去!”见阿威还没行动,任发严厉地骂道。

    “我这就去!”阿威连滚带爬地冲出去大厅。

    没多久就听到外面传来阿威咆哮的声音,“你怎么拿了糯米不送进来?是不是不要命了?小心我抓你去衙门!现在赶紧给我去找些绳索回来!快呀!”

    几秒后,就看到阿威拿着一个装满了糯米的箩筐走了进来,朝着任发谄媚地笑道,“表姨父,糯米来了!”

    “拿来了还不交给唐苏!你这么这么蠢!要不是看在你是我表外甥的份上,我是绝不会让你坐上保安队长这个职位的!还不快拿给他!任发没好气地骂道,他觉得这个表外甥真是太蠢了,平常时候就算了,这关键时候居然这样子。

    阿威被骂得没有脾气,乖乖把糯米拿给唐苏,还忍不住狠狠地瞪了唐苏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