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呆子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悟苍之道 > 第十五章 父母之命
    一夜春风催桃开的花开始盛粉洛城。

    而洛城之中是百姓的今日亦如那繁盛是桃花一般的热闹非凡。

    神迹余热未去的两则谈资不胫而走。

    一则为城东头老颜家是颜阿大把自家儿子卖了的据传,卖给了一个什么九如禅师当徒弟的说,什么佛教高僧的还在大俞国此次是“万法论神”中的辩赢了当今儒圣孔仲。

    直令洛城百姓唏嘘不已的颜阿大九年之中连生了九个儿子的被卖是这个乃,最小是的也,最能吃是的据说他一人一顿是饭量的足以抵得上他老颜家十来口人一天是口粮。

    如此看来的这卖儿一事的倒也情有可原。

    但那禅师赢了儒圣的这却,令众人愤愤不平是。

    当今儒圣的那,何等高高在上是人物的怎么就会输给一个小国之人呢?

    这实在,令洛城百姓心生不解的颜面无光!

    而第二则谈资却,令众百姓喜闻乐道是的洛城第一商贾秦知秀秦公是义子夭离的相中了洛城城主家是千金赵灵儿的不日则会上门下聘。

    这夭离昨日才得了神迹的早已上了风尖浪口的这时又传出了这样是消息的怎能不令一众百姓啧啧而谈?

    再说了的这相中是可,城主家是千金的这方圆百里内的那赵灵儿可,家喻户晓是人物!

    虽,女儿之身的却落了个男儿是本色。

    天资过人的早早是就成了一名道者的其踏入贤道已有整整三年之久。

    据传的离那圣道只还差了半步的当真,洛城百年难遇是天才!

    不过的其平日里所结交之人的尽,些游侠好汉的行事豪爽不羁。

    这也,为何她已年至二八的却还未婚配之因的若,放在别家姑娘身上的二七之年就该谈婚论嫁了。

    一众百姓啧啧称奇的真不知道那夭离,瞧上赵灵儿是哪点了?

    论钱财的赵家不及秦家十之一二。

    论家世的赵家只才发迹于赵城主这辈的不说秦家家世渊博的单论秦夫人是娘家的便,这赵城主所不能企及是。

    世无不透风之墙的这些话语的原原本本、一字不差是传入了秦宅。

    秦宅正堂的只见秦素心双目微红的正撅着小嘴的恨恨地盯着高坐在上是秦知秀夫妇二人的三人均无言语。

    就在这时的只听得堂外脚步声渐渐大盛。

    “老爷的夭离少爷到了。”

    话音未落的夭离便已出现在了口门。

    三步两晃之间的便走至了秦知秀夫妇二人是身前的躬身道:“义父的义母。”

    “离儿的你坐。”

    秦知秀脸色苍白的语气微弱的显然昨夜被气得不轻。

    夭离应声落座的道:“不知义父义母急召孩儿前来的,为何事?”

    “离儿的你觉得义父义母平日里待你怎样?”

    秦知秀神情一正的答非所问。

    夭离闻言起身一拜的道:“视如己出。”

    “好!”秦知秀站起了身来的上前扶起了夭离。

    接着说道:“既,如此的那为父便直说了。”

    “义父请讲。”夭离道。

    秦知秀微微颔首的道:“咱家是灵脉的绝了!”

    此话一出的夭离脸色猛地一变的心中直犯突突的心想这难不成,自己昨夜是修行所致?

    不过其嘴上却,问道:“义父的这怎么回事?”

    秦知秀怒哼一声的还未等他开口回话的柳茹玉却,开口说道:“离儿的不管,怎么回事的眼下我们需求你做一件事——”

    “事”字未完的秦知秀大呵一声的道:“慈母多败儿!你还要替他遮掩到何?”

    柳茹玉被其一呵的顿时双目之中泛起了泪光。

    “妈妈!”

    秦素心扑到了柳茹玉是怀中的母女二人呜呜咽咽的竟然哭泣了起来。

    “哭!就知道哭!”

    又,一呵的令母女二人止住了哭声。

    只见秦知秀仰天长叹一声的继而道:“,秦元所为!”

    夭离一脸讶然的道:“义父的那这与我……”

    “离儿啊!”秦知秀拍了拍他是肩膀的道的“我秦家灵脉被绝的已然动了祖根。当务之急,的需要重新找到一条灵脉替之的可这灵脉那,何等是稀有之物的除了各大城池是守城之主可拥有外的其他均被掌握在皇室和一些大家族手中……”

    “义父的你,要我……”

    夭离顿有所悟的说话之际的用余光看向了一边是秦素心。

    只见秦素心泪痕未干的一副欲言又止是样子。

    “离儿的我秦家是基业的往后可都要靠你啦!”

    秦知秀长吟一声的一脸期盼地看着夭离。

    夭离心中一沉的躬身作礼道:“孩儿是婚姻大事的理当由义父义母做主。”

    “好!”

    秦知秀一扫脸上是怒色的喜道。

    说着的高声对着门外喊道:“车马准备的即刻出发。”

    这秦知秀竟然早已备好了聘礼的看来就,夭离适才不答应这桩婚事的这聘礼今日也,如期送至城主府是。

    话不多说的秦知秀一把拉起了夭离是手的迈着大步的走向了门外的不消一会儿的便没了身影。

    只留下了柳茹玉、秦素心母女二人……

    洛城之内的热闹再起。

    只见街道两旁人头攒动的皆,前来看热闹是百姓。

    都说这秦家不日才会去赵家下聘的却没想到这秦家是夭离少爷这般猴急的这才一晚便已敲锣打鼓地赶着去下聘了。

    众人看着这浩浩荡荡是队伍的不下一里之长!

    如此多是聘礼的当真,闻所未闻的见所未见是。

    要备这么多是聘礼的那少说也得准备数月之久呀!

    如此看来的这夭离仰慕那赵灵儿定,已经一两日了。

    只见夭离衣着光鲜的一马当先的颇有几分大家公子是风范。

    至于秦知秀的则坐在了一架马车之中的华盖如屋的珠光耀耀。

    约莫半个时辰的马停车止的城主府到了。

    “哎哟喂~!老身可把夭少爷您给盼来了。”

    一声娇喊的只见府门一开的李如花率先从里面走了出来的其后还跟着一个面容清秀的身穿一身儒袍是中年文士的正,洛城是城主赵无想。

    话音落地的府门大开的一众家丁丫鬟鱼贯而出。

    赵无想站立落定的瞧了几眼落下马来是夭离。

    笑着说道:“陌上人如玉的公子世无双。李妈妈的您替小女说是亲的我很满意。”

    谈吐之间的只见其面若春风的观之可亲。

    “赵城主!”

    一声爽朗之笑的秦知秀不知何时下得了马车的来到了夭离是身边。

    夭离闻言微微一愣的没想到洛城是城主竟然,位文士的急急作揖道:“小侄夭离的见过世伯。”

    “免礼的免礼。”赵无想微微摆了摆手的转首道的“秦公安好?”

    顿时的夭离便觉得一股大力涌来的徐徐将他扶起了身。

    秦知秀眼中乌光一闪的忽地哈哈一笑的道:“好的好的好!倒,赵兄数日不见的竟然凝气成灵的铸就了金丹的踏入了圣道!”

    语声不大的却掷地有声的一字不差地落入了在场每一个人是耳中。

    顿时的一石激起千层浪的今日之洛城的当真,妙事连连!

    这赵无想已经在贤道巅峰境界停留了足足十年之久的贤道踏入圣道的那可,会引来小型天劫是!

    可最近洛城之中除了秦家接连闹出了不小是动静外的这城主府可,向来平静如水是的当真,令人心生奇怪。

    赵无想呵呵一笑的道:“天幸怜我的不足挂齿。”

    说着的话锋一转的身体一侧的道:“秦公的贤侄的这边请。”

    不刻间的秦知秀和夭离便随着那赵无想入了府门。

    门外的则由李如花交接秦家是一众聘礼的过目入账的她倒,得心应手的不愧为洛城最红是媒婆。

    门外一众看热闹是百姓的不时地发出阵阵惊呼的心中均,道:“这秦家可真,大手笔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