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呆子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玉京仙 > 第三十三章 方仙丹术炼秘药
    “道长你先歇一会儿,小四儿,快去给道长泡茶,拿些果子和糯花生出来,我这就去请人帮忙。

    于家大哥说着,招呼着旁边的小孩儿泡茶,自己去村里请人了。

    小四儿约莫十岁,乡下的孩子,见了陌生人有些腼腆,听到爹的吩咐,赶紧去泡茶,另外两个小孩,约莫六七岁,是于家三弟的孩子,大人一起干活,小孩子在一起玩,也连忙去拿果子花生。

    大运王朝是礼仪之邦,民风淳朴,好客有礼,而古人的生活很朴素,果子都是自家屋前的果树,这糯花生也是很稀罕的小吃,平时要逢年过节才拿出做摆盘,或是稀客来了,拿来吃茶下酒。

    张闲在国公府,厌倦了荣华富贵,倒也是不贪嘴,把果子和花生都分给了几个小孩,小孩们一阵开心,他喝着茶水,也颇为悠闲。

    一盏茶的功夫,于家大哥就请着人回来了,而去请人的这一趟,消息也在村里传开,听说来了一位云游修行的高人,一碗符水就立刻让于家三儿吃饭了,还要塑丹炉炼仙药,给于家三儿剥皮割肉治毒疮,这可把村里人听好奇了,好多人都跟来一起凑热闹。

    他们可是知道,于家三儿的毒疮严重,眼看就要成瘸子了,也不知这位高人能不能治好。

    不一会儿,院子里的气氛就是一阵喧哗。

    于家大哥带人忙着,挑了田里的湿泥土,搬来一些石头,又忙着搭草棚。

    张闲放下茶水,出门去,众人像看稀奇一样都看着他,心想,这位年纪轻轻的道长就是高人啊!

    “呵呵……”

    张闲不由得苦笑,被众人这样看着,还真有点不习惯,只得手执印决,行了一个礼,然后也不多言,开始干活了,搬起石头和泥土,塑成一个土灶。

    灶上架一口大锅,锅里架木桶蒸笼,蒸笼上是锅盖,让于家大哥砍了些小竹子,用木棍把竹节捅破,做成竹筒管道,在锅盖上开一个洞,架上管道,旁边再一个木桶,桶里盛满水,管道经过水里,一个简单的蒸馏炉就做好了。

    方术丹术,主要分为两类,一是炼金,二是炼药,而这两种炼制,都需要用到提炼精华。

    蒸馏是常用的提炼法,道书曰,天下之神莫不溶于火,天下之精莫不溶于水,通过火蒸,精华升腾,过水冷却,凝聚成液体,精溶于水,这就是精华。

    他是提炼酒的精华,也就叫酒精,酒精有清创消毒的功效。

    古人喝的酒水,清甜甘润,酒香醇厚,但酒劲不足,需要通过提炼,有了酒精,他才能给小姑娘动刀。

    忙完了炉子,搭好草棚,已经是傍晚了,于家三弟也买酒回来了。

    而这会儿傍晚了,村里人在山上干完活回家,听说了这里的事儿,也纷纷赶来凑热闹,院子里都挤满了人,皆是好奇的看着这炉子。

    虽然大家看不懂这炉子是个什么原理,但这管道连接,造型奇异,给人一种神秘感。

    确实也是这样,方士炼丹的这一套行头,以及炼丹的种种变化,让人一看就很奇异,不过这些东西,就算是修行有人的得道高人,若是不懂炼丹,也看不懂其中门道。

    忙完收工,天色已经入夜,听说明天要开炉炼仙药,大家暂且散去,明天再来看热闹。

    于家媳妇做好了晚饭,好酒好菜都摆上桌。

    张闲也不多言,君子食不语,一阵狼吞虎咽的吃喝,让于家众人都傻眼了,确实是一个顶四个,所言不虚,并且不但能吃,还能喝,喝酒像喝水似的,而吃了这么多,脸不红气不喘,肚子也没撑起,真不愧是得道高人,道行高深,法力无边。

    晚饭后,于家三儿也喝了些鸡汤,吃了些菜肉米饭,张闲给念了几遍安魂咒,全然进入了深睡,于家人见状,对张闲更加敬畏,三儿已经好几晚不能入睡了,但这高人一念咒,立马就睡着了。

    于家人给张闲准备了客房,但张闲不想太打扰了,只说夜里还要修练,住柴房即可,能遮风避雨就可以了。

    古人没什么娱乐,日出而起,日落而息,入夜后就都睡了,张闲没急着睡觉,而是打坐静心,冥思自己的修行。

    他如今云游四方,浪迹江湖,风餐露宿,饮食起居混乱,这对修行可不好,因为人体的十二正经运行,每个时辰都该有相应的作息,每天规律,运行一个周天,持之以恒,循序渐进,方能修成大道。

    他领悟了九转生死化龙术的第一层,更是深刻的明白其中道理,按照规律,应该过午不食,清心寡欲,方能静心凝神,进入深度睡觉的状态。

    但他白天饿了,晚上大吃大喝,依靠玄通秘笈进入状态,这样可不好。

    “从明天起,早吃饱,午吃好,过午则不食,每天规律作息,宁可赶路慢一点,也不能乱了作息,若是赶路没地方吃东西,只喝清水即可,就当是辟谷了。”

    他心里已有计划,反正他也不急着赶路,而辟谷之法,他看父亲的道书里有记载,辟谷有凡人与仙人之分。

    凡人辟谷,每隔六七天就饿一天,只喝清水,吃一点清粥,有助于新时代新,排除体内污浊,这是有医术的道理,可以延年益寿,维系健康。

    至于仙人辟谷,服仙丹,饮琼浆,不食五谷杂粮,不沾人间烟火,但这仙人之术,太过玄虚,不是凡人所能明悟。

    他现在能吃能饿,辟谷一下也是对身体好,有益于修行。

    夜深人静了,他才躺下睡觉,观想瑞龙图相,进入活死人境,气息入静,阴阳过界,似死非死,似活非活。

    第二天,太阳还在地平线下,天色朦胧,他便感应天时醒来,神元气足,朝气蓬勃。

    他一跃起身,伸了个懒腰,浑身筋骨脆响,呼吸吐纳,气血舒展,只觉得修为又进步了,体力增长,精气神越发强大,每个周天上一个台阶。

    并且他发现自己的五官知觉也越来越清明,听着屋前树林里早起的鸟儿叽喳乱叫,他居然可以分辨出每只鸟儿,以及他的视觉也越发敏锐,这会儿才朦胧亮,没有开重瞳,他却看得清清楚楚。

    他卷起草席和被子,推开柴房门,于家人还没起床,他去外面晨练了。

    跑上屋后的小坡,练拳,连剑,练刀,练力气,浑身气血活跃,生机蓬勃,越来越有劲,练完之后,他又尝试着练习内功。

    呼吸吐纳,调息运气,摆好一个马步姿势,双臂放松,双手合于胸前,心念观想瑞龙,闭上眼,进入活死人境,舒展全身,放空精神念头,气息平静犹如死人。

    随即,念由心生,神由魂出,极静生动,由阴转阳,睁开眼,仿佛一瞬间活了过来,眼神一瞪,猛然一口深呼吸,肺腑阔张,体内气劲随之爆发,腰部命门穴位的肾脏颤动,心跳加速,心脉拨动,浑身气血高涨,皮肤毛孔舒展,泛出了红润之色,一瞬发劲,肌肉青筋凸起,太阳穴跳动,毛发竖立,犹如一尊发怒的龙兽。

    这就是他领悟的内修,极静生动,遵循人体的阴阳规律,从肉身与魂魄的内里深层催发力量。

    “道书曰,阴阳相生相克,而否极泰来,阴阳转变,极阴转阳,极阳转阴,是为太极也,太极曰,无极生太极,太极归于无极,便是这个道理。”

    无极之境,对应修行的状态,就是极静入虚,闭上眼,放空一切,心神念头虚无,就如同他修练的活死人境。

    他父亲道书里,对阴阳关系有详细的描述,万物皆在阴阳之内,包括活死人术,也是人体阴阳的玄妙,以及整个方仙修行,以太极图作为道法的标志图,代表了大道。

    “呵呵,我悟的这套内修,尚不完善,还需与拳术配合,以后这拳术,就叫太极拳吧。”

    他自言自语的笑着,见山坡下的炊烟袅袅,是村里人起来煮早饭了,他赶紧下坡去,等会儿开饭了,若是于家人找不到他,这就失礼了。

    果然,回到于家院子,于家人正在到处找他,若不是看见他的背篓还在,只怕都以为他已经仙踪远去了。

    他检查了一下于家三儿的状况,休息了一夜,精神劲都恢复,甚至能自己走路了,于家人是很高兴,这位年轻道长真是活神仙,深信不疑一定能治好毒疮。

    刚吃过早饭,院子外面看热闹的村人们就来了,炼药的事儿,已经在村里传得玄乎其玄,围在炉子旁边好奇的看着,只等高人来开工。

    张闲苦笑,这场面比耍猴戏还热闹,他也只得开工了。

    其实提炼酒精很简单,灶里点燃柴火,酒水倒入锅里,套上蒸笼和锅盖,缝隙用泥巴堵住,以免酒气外漏,再用管道把蒸汽引出来,经过水桶冷却,酒汽液化。

    不过提炼酒精有一个要领,酒水不能烧开,只能烧到七至八层热,以文火保温,慢慢的提炼,让酒精升腾出来,水汽保留在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