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呆子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玉京仙 > 第五章 疑似中邪丢了魂
    “少国公,起床了。”

    小颖小田行了一礼,身后还跟着好几侍女,拿着衣服,端着水盆。

    虽然听了绣夫人的指使,让小颖小田拿张闲的头发,但她们并不知道拿头发做什么,也不敢多问,全然不知道其中内幕,还是一如既往的叫张闲起床洗漱。

    张闲心思一动,就装一场怪病,暂且让绣夫人弄不清状况,等刘伯回来后,一切就好办了,刘伯是他唯一信任的人。

    小颖小田走到床前,想要扶他起床,他躺着一动不动,没有了平时的傻笑,也没任何答话,只是面无表情,眼神呆滞。

    “咦?少国公怎么了?”

    小颖立刻发现了不对劲,平时叫小傻子起床,小傻子都是一脸的傻笑,慢吞吞的还能说话,但今早怎么不动了。

    “少国公,少国公,你怎么了?”

    小田连忙喊了连声,摇了摇张闲的身子,张闲就是一动不动,没任何反应,两丫头都吓了一跳,别看她们平时欺负张闲,只是些小动作而已,若是张闲真的不好了,她们作为贴身侍女,罪责难逃,就算有绣夫人撑腰,也难免要受些处罚。

    当然,她们并不知道,绣夫人已经把她们当成了弃子。

    “该不会是生病了吧,快去告诉夫人,快叫医官。”

    两丫头不敢耽误,立刻出去叫人,外面的侍女和侍卫听到少国公病了,也赶紧向这边靠拢,小颖吩咐一人去叫医官,她自己去叫绣夫人

    不一会儿,张闲生病的消息就四散传开,整个国公府都惊动。

    虽然少国公是个傻子,但少国公的安危,牵系着整个国公府的局势,少国公的健康状况,一直是大家很关心的事儿。

    绣夫人这会儿也刚起床,侍女正在为绣夫人梳妆,心里算着时间,不出预料,小颖急匆匆的跑进来,说道:“禀告夫人,少国公病了。”

    “嗯?病了?”

    绣夫人眼眉一挑,语气有几分质疑,元成子不是说已经死了么,但怎么没死,只是病了?

    听到绣夫人的语气,小颖却是吓坏了,以为夫人怪罪,连忙跪下求饶,“夫人,今早叫少国公起床,少国公就不动了。”

    “怎么不动了?”绣夫人反应过来,立刻询问,也顾不上梳妆,站起身来,几个梳妆的侍女都小心的退到了旁边。

    小颖说道:“不知道,昨晚还好好的,但刚才我和小田伺候少国公起床,少国公就躺在床上不动了,也不说话。”

    “嗯,你不要惊慌,一切有我为你们做主。”

    绣夫人点了点头,先安抚了小颖,不管是什么情况,先过去看看,动身往外面走去,小颖紧跟其后,小心翼翼的,其余侍女也一起跟着,连大气都不敢出。

    来到张闲的房间里,小田见了夫人,也小心的退到一旁,绣夫人仔细的查看张闲状况,确实是不动了,难道是瘫痪了?

    “逍遥,逍遥,你醒醒,该起床了。”绣夫人轻声的喊着,脸上带着贤妻良母的微笑,连喊了几声。

    看着眼前的女人,虚伪的笑,张闲心里也笑乐了,昨晚还要害他,这会儿就装好人,现在他的身体好了,迟早要让这毒妇后悔,但此刻,他只得装作一动不动。

    确认了张闲没反应,跟瘫痪了一样,绣夫人倒是安稳了几分。

    这时,府内的几个长辈也赶了过来,他们都是张闲爷爷父亲的兄弟叔伯,担任国公府的重要职务,医官也赶了过来,众人让开路,让医官给张闲检查。

    一共来了五六位医官,都是府内医术资历最深的,一个一个的上前给少国公把脉,房间里一片鸦雀无声,众人的注意力都看向了医官。

    良久,几个医官皆是皱眉,脉象正常,气血顺畅,没找出病因,但少国公瘫着不动了,好像丢了魂儿似的,医官们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众人见到这一幕,心知情况不妙,也是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交换着眼神。

    如果少国公不行了,这国公之位的继承人,可是有得争夺了,要知道这继任人,不仅仅是继承这么简单,而是牵系着整个国公府的前途,特别是太子与三皇子之间的争斗。

    阳帝已经年近六十,活不了多久了,几个皇子的争斗也越来越厉害,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张氏作为百年望族,深知其中道理,若是站错了队伍,必遭灭门之祸。

    “医官,逍遥怎么了,你们照实说。”绣夫人说话了。

    医官们小心翼翼,生怕被怪罪,一个老医究说道:“夫人,我们医术浅薄,学艺不精,检查不出少国公的病情,倒是像……像中邪了。”

    “什么?中邪了?”

    一听这话,绣夫人心里一怔,难道此事被医官看出来了,顿时眼现杀机,其余众人也是皱眉,整个气氛都绷紧了。

    医官们见状,吓得脸色都白了,连忙跪下,一阵求饶请罪。

    正所谓伴君如伴虎,为王公权贵看病,若是治好了,当然名利双收,风光无限,但若是治不好,这可得小心了,不少名医都是这样死的,而自古以来那些活得长久的名医,几乎都云游各地,远离王公权贵。

    “如何中邪了,你说清楚点,我昨天见逍遥还好好的,怎么就中邪了?”一位堂叔问话了,正是昨天在藏书楼的严叔。

    医官连忙回答:“我等只是凡医,不懂方术,具体如何也不清楚,只是少国公的状况,像是中邪了,丢了魂儿,或许找道士开坛做法,招个魂儿。”

    方仙五术,山、医、命、相、卜,方医与普通医术不同,方医是偏向炼丹,带着玄的,主治一些奇奇怪怪的邪病,或者炼制金丹仙丹什么的,而普通医术就是煎药,治常规病症,故曰凡医。

    “中邪了?丢了魂儿,这……”

    闻言,张氏叔伯们的眉头却是皱得更深了,相互对视了一眼,皆是想到了多了东西,张氏还是懂点门道。

    张闲父亲爷爷都研习方仙,藏书楼收集了诸多方仙道书,虽然方仙玄术难以读懂,但一些基本的东西还是知道,这毫无征兆的瘫痪,也检查不出病因,确实挺像中邪。

    不过国公府这么多人,别人不中邪,偏偏是少国公中邪,这事儿就古怪了,更何况国公府与太子联姻就快到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中邪,实在太可疑了。

    绣夫人见各位叔伯的脸色不悦,心思转得飞快,绝对不能让这事跟中邪扯上关系,否则查出蛛丝马迹,这就麻烦了。

    “你这庸医,找不出病因就推脱中邪,狡诈借口,实在可恨。”绣夫人立刻大怒,喝斥了一声:“来人,给我拉下去,打五十仗,贬为庶人,今后永不录用。”

    外面的侍卫听到命令,立刻进来,那医官吓得求饶,却被拖了出去,其余医官都不敢说话,背后的冷汗已经湿透衣服,他们这身板,哪里受得了五十仗。

    张闲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心里却是卧槽,他当然知道,绣夫人这毒妇是故意的,可怜这位医官,因他而遭罪,但他也是身不由己,这就是王侯豪门的凶险,高处不胜寒。

    “绣公主,我看逍遥的状况,确实像丢了魂儿,不妨请邱道长来看看。”严叔说话了,抱着试一下的心态。

    张闲听着,对这位邱道长并不陌生,是城西山道观的主持,俗名叫邱仕仁,道号永诚,年轻时是个穷秀才,进京赶考,但屡考不中,后来仰慕方仙,出家去求仙问道了,据说是拜入了阁山派。

    阁山派是朝廷敕封的方仙三大正宗之一,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祖师爷是方仙史上的名人,道号曰上清灵宝真人,传说是得了三清仙祖的传承,在一个名叫阁山的地方修行,留下了后人,后人宣扬其传承,徒子徒孙越传越多,逐渐形成了阁山派。

    邱道长学成出师,云游修行,后来到了文贤郡,与张闲父亲是道友,国公府捐钱,给邱道长在城西山上修建了道观,名曰西山观。

    西山观相当于就是国公府供奉的,邱道长经常出入国公府,国公府的日常活动,丧葬婚嫁、建筑动土、吉日择期、驱邪祈福等等,都是这位邱道长负责主持。

    大家都说这位邱道长是真有道行,不过张闲从未亲眼见过,也不知是真是假。

    “我看可行,速速去西山请邱道长。”

    几个叔伯点了点头,赞同了严叔的提议,试试也无妨,又说道:“正好逍遥的婚约要到了,请邱道长占卜一卦,择个黄道吉日。”

    话到这里,几个叔伯看向绣夫人,这是让绣夫人表态,毕竟绣夫人是少国公的继母,也是国公府正娶的夫人,而且绣夫人的背后还有丽贵妃和三皇子,以及娘家何氏。

    “各位叔伯的提议甚好,就按这样办吧,立刻去请邱道长。”

    绣夫人只得答应,明面上是站在文国公府这一边,对待张闲像亲儿子一样,也支持张闲与太子女儿的联姻。

    不过绣夫人心里,却是杀机更重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