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呆子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玉京仙 > 第一章 痴人晓梦迷方仙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三十年前,大乾皇帝昏庸无道,欲求长生不老药,沉迷方仙,十年不早朝,致使国政荒废,天下大乱,诸侯群雄并起,大将军缙云广起兵,废除乾帝,改国号为“大运”,遂平定天下。

    然,大运王朝立国十年,广帝遇刺身亡,三十六岁的太子缙云阳登基,一晃就是二十年过去了,阳帝年近六旬,老之将至,也步上了前朝皇帝的老路,沉迷方仙,浴求长生,整日炼丹烧汞,召见方仙术士,已经三年不上朝。

    文贤郡,文国公府,张氏。

    朱红的铜钉大门,门前一对丈高的白玉麒麟,麒麟口中衔一卷玉简,象征祥瑞,麒麟吐书现圣人,门旁数十名精壮的武士侍卫,身着盔甲,怒目瞪眼,彰显着文国公府的威严。

    文国公府之东,一座古香古色的阁楼耸立,门匾题名曰:藏书楼。

    作为百年书香的名门望族,文国公府的藏书数以万计,整整齐齐的书架排列,几个学士模样的年轻人,正在书架间忙碌,整理书籍目录,方便族人看书。

    “你们听说了么,小傻子退婚了。”一边整理书籍,一边闲聊说话,聊起了府里的事儿。

    “听说了,这是前天的事儿了。”旁边一人搭话,压低了声音说道:“不知小傻子的哪根神经又犯傻了,写了一篇退婚书,让刘伯派人送去玉京太子府。”

    “对对,就是写了退婚书,小傻子连笔都拿不稳,写字歪歪倒倒的,全篇就几个字,一看就是小傻子自己写的。”

    “还好太子爷宽宏大量,没有计较此事,派人把退婚书送了回来,否则府里还不知道此事。”

    “小傻子是真的傻,居然退婚,清瑶郡主可是玉京的第一美人……”

    “可惜了,要让这小傻子糟蹋了……”

    几个年轻人越聊越气愤,声音也越来越大,恨不得自己娶了清瑶郡主。

    旁边一人赶紧提醒了一句:“你们小声点,夫人下了严令,不得宣扬此事,别让外人看了我们文国公府的笑话。”

    闻言,几人更加气愤了,让一个傻子继承了国公爵位,这些年的笑话还少么,让他们出去都觉得丢脸。

    书架另一边的角落,一个十六七岁的瘦弱少年,穿着锦衣华服,头束玉簪,靠着书架坐在地上,手里捧着一本书,却是两眼无神,脸上的表情痴呆,捧书的手一直发抖,让人看一眼就知道是个傻子。

    这傻子,俨然就是文国公的嫡孙,国公府的现任爵位继承人,张闲。

    张闲听着谈话,面无表情,痴傻呆滞,但心里却是暗道一声卧槽,或许是转世投胎的原因,这身体就像与灵魂脱节了,他用尽全力才能略微的动一下,被当成了低能儿的傻子。

    不过圣人云,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正是因为他是傻子,所以才活到了现在。

    文国公府的繁荣背后,阴暗不堪,伴君如伴虎,张氏是百年书香的名门望族,子孙族人兴旺,门生故吏遍布朝野,三十年前第一任文国公,也就是他现在这个身份的爷爷,辅佐广帝平定了天下,保全家族度过乱世。

    然而飞鸟尽,良弓藏,兔死狗烹,立国功臣大半都被诛杀,为了保全家族,他爷爷功成身退,闭门在家,假装沉迷方仙之术,不问凡事,躲过一劫。

    后来他爷爷去世,他父亲张耳继承爵位,阳帝降下诏书赐婚,企图以联姻的方式控制张氏,他父亲也假装沉迷方仙,以出家修道为由,拒绝了赐婚,但后来,他父亲上山修道,遇到一位道姑,也就是他母亲,两人相恋,结为道侣,然后就有了他。

    阳帝得知此事,龙颜大怒,暗中使人毒杀了他母亲,以续弦的名义,再次下诏赐婚,他父亲被迫接受,也就是如今文国公府掌权的缙云绣,但他父亲从未与绣夫人同房,绣夫人却有了身孕,随后他父亲就病逝了,其实也是被暗中毒杀。

    他当时两岁,已经被看出是个傻子,因此逃过一劫,父亲临终前,还把爵位传给了他,而绣夫人为了名正言顺的控制文国公府,表现出贤良淑德,一直对他就像亲生子一样。

    因为他被视为傻子,还像亲儿子一样跟在绣夫人身边,绣夫人对他也毫无防备,这些幕后的阴谋,他早就明白于心。

    至于他与清瑶郡主的婚约,清瑶郡主是太子的女儿,父亲为了保护他,既然躲不了,只能联结权贵,主动投靠了皇太子,而皇太子为了得到文国公府的势力支持,许下了这门亲事。

    他今年十八岁了,婚约马上就到了,他心里明白,他只是一个傻子,顶着文国公的头衔,无权无势,如果真的娶了清瑶郡主,这后果可想而知。

    并且他知道,太子早就后悔了此事,但身为太子,顾忌名声,一言九鼎,已经定下的事,那就已经定下,绝不反悔,反而打着仁义道德的旗号,美其名曰为文国公府延后,此举让太子大受文人礼士的赞扬。

    “玉京的第一美人,可惜无福消受,连退婚都退不掉,这尼玛何等的卧槽啊。”

    张闲心里郁闷,想要远离文国公府,远离这些阴暗的危险,但他的身体状况,连走路就费劲,更别提其它事儿了。

    “哎……还是专心看书,希望能找到医治的方法。”

    他心里叹气,只得捧着手里的书籍,艰难的抬起手,手臂不停的颤抖,好不容易翻开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书是他父亲留下的方仙道书,方仙有五术:山、医、命、相、卜。

    山是仙道法术,一人依山则为仙,修练法术,以求长生仙道。

    医是医药,采药炼丹,烧符化水,治百疾,驱邪病。

    命是命理,阐述命格的道理。

    相是相术,相人、相马、相剑、相玉、相阴等等,从表面观测内在。

    卜是占卜,向天卜卦,询问鬼神,预测凶吉祸福。

    一般人信奉方仙,皆是迷信鬼神乱力,以玄说命,以法术巧取荣华富贵,奢望长生不老,全然忽略了方仙的真谛。

    他爷爷父亲假借沉迷方仙避祸,却也不是全假装,而是真的研习方仙,但与一般人不同,他爷爷父亲都是以医术为主。

    道书里有笔记注解:医术越精湛,越明白人体的玄妙,但也越明白没有鬼神乱力,即便法术有成,也是遵循人体规律,开启了人体的玄妙,而非鬼神乱力。

    这观点还算靠谱,认为是人体潜能,而他爷爷父亲的医书里,也有很多玄妙的针灸和药方,却都要配合符咒。

    他倒是想试一下,死马当成活马医,可是他这身体,连笔都拿不稳,说话也不灵活,画符念咒是没指望了,针灸也不行,只能自己去药房里拿药嚼着吃。

    他已经吃过很多种药了,但都没效果,只得寻找别的方法。

    又翻开一页,一行字迹映入眼帘:“惊吓过度,或遭受创伤,丢了魂儿,致使神智不清,痴傻迷糊,应开坛设法,焚香,画符,念招魂咒……若招魂后,依然痴傻迷糊,或是魂魄丟后受损,应养魂休息,或是魂魄与身体没有融合,应以镇魂符压住魂魄,念安魂咒……”

    “镇魂符,安魂咒?这情况与我很相似。”

    思考着这段话,他的魂儿没丢,只是没融合,可以念安魂咒。

    他这些年来,除了看书,其它什么事儿都做不了,而这藏书楼里,有他爷爷父亲收藏的很多道书,他也算是博览方仙群书了,这些咒语早已烂熟于心。

    可是他说话不灵活,根本不能念咒。

    “哎……这可如何是好啊。”

    他心里叫苦,使劲的抬手,颤抖着翻阅下一页。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钟楼传来打点的铜钟声,府内的灯笼烛火通明,他颤抖的撑起身子,艰难的迈步,缓慢的把书放回书架,往外面走去。

    那几个整理书籍的年轻人已经收工了,门边的看守换班,领头的是一位中年人,领着两个年轻小辈,按辈分算,这中年人是张闲的堂叔,名叫张严,藏书楼是家族重地,日夜都有人管理。

    见张闲一抖一颤的走出来,两个年轻人都是一脸嫌弃,不过张氏是书香门第,世代都是读书人,最重仁义礼孝,私下里叫小傻子,但这会儿有长辈在旁边,谁也不敢当面冒犯。

    “见过少国公。”两个年轻人行礼问好,颇为恭敬。

    “呵……呵呵……免,免免……免礼……”

    张闲一脸的乐笑,却是呲牙咧嘴,脸部颤抖,使劲的说话,好不容易才把一句话讲完,活像一个傻呵呵的傻子,然后就往外面走了,但大门的门槛有点高,张闲差点被绊倒,艰难颤抖的抬起脚想跨过去。

    两个年轻人见状,忍不住低笑,小傻子是真的傻,连门槛都跨不过去,真是丢他们国公府的脸,但这傻子偏偏喜欢看书,经常来藏书楼,捧着书就一整天发呆,也不知在看个啥,或许这就傻子吧。

    张闲人傻心明白,哪里看不出这两人的讥笑,他心里只得暗恨,这些人拿着国公府的俸禄,却忘了这国公府是他的,而不是这些人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