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呆子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名门代嫁:薄先生,离婚吧! > 第906章 不配让我这么做
    正文

    苏音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她正要开门,一道阴影自身后压了下来。

    女人吓了一跳。

    她匆忙回过去,去看来人是谁的眸子里还带着几分惊恐,瞧见顾惊洲那张脸的时候,苏音一颗提起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如果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她自然是会害怕的。

    可是顾惊洲,这个认识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她自问没什么好怕的。

    只是——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毫无缘由地出现在她家门口了。

    女人盯着他“顾总,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不知道这个道理吗?”

    后者盯着她落下两个字“开门。”

    “什么?”

    “开门。”

    苏音皱起了眉。

    开门干什么?!

    这里是她的家,又不是他顾惊洲的家,所以开门还是关门是她自己说了算,顾惊洲凭什么要求她?!

    女人轻嗤,不屑地盯着他“我为什么要开门?”

    “苏音,我脾气不好,说过的话不想一直重复,你应该知道。”说这话的时候,他眸光凌厉,盯着她的样子有些咄咄逼人。

    苏音不知道这个男人突然愠怒的原因是什么。

    但因为他的态度和语气,她觉得他好像正在隐忍着什么,如果开门,可能就是吵一架这么简单,如果不开门,那顾惊洲会做出什么,她还真的不好说。

    权衡利弊之后,她瞪了顾惊洲一样,然后重新转过身开了家门。

    门刚开,顾惊洲就拽着她的手腕把她扯到了室内,门被男人用脚踢上,而她被人摔在了门板上。

    后背上传来一阵疼痛。

    苏音脸色顿时不好了,她对上顾惊洲的视线“你干什么?!”

    “那个男人是谁?”

    “谁?!”

    这一个字,苏音几乎是喊出来的,铿锵有力。

    不过反问的时候她并没有多想什么,只是纯粹地生气。

    等话音落下,苏音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谢宁。

    所以他说的,很有可能是谢宁。

    可是——

    顾惊洲为什么会知道谢宁?!

    “想起来了么?”男人的声音自头顶响起,带着几分威胁的意味,危险至极。

    但苏音并不害怕。

    她盯着顾惊洲,突然笑了。

    笑过之后,女人淡淡道“顾总,跟我来往的男人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至于让你大半夜地跑到我的住处来质问我吗?我就搞不明白了,你现在到底是算怎么回事?对我念念不忘还是怎么?为什么这么在意我和那个男人?!”

    “苏音。”顾惊洲一字一句地喊她的名字。

    “有话您就说,别一直叫我的名字。”

    “不准跟一些企图染指你的男人来往。”

    她笑了笑“顾总说的是你本人吗?在我们已经没有关系的情况下,已经是两次半夜找到我的住处了,我还真的是不能再多和你来往。”

    顾惊洲拧眉,盯着女人倔强的眸子,一字一句地道“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不要给我混淆视听。”

    苏音反问“我知道又如何,你现在是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让我听你的话?!”

    “我是你的上司,是你的上级领导。”

    “真是可笑。”

    四个字落下之后,苏音伸手推了推顾惊洲,尝试和他拉开距离,也不想自己处在一个被动的被质问的状态之下。

    可是男人的力气她终究还是抵不过。

    苏音放弃了推他,直接开口道“我没见过哪家公司的上级领导还管自己下属的私人感情的,如果顾总要管的话,倒不如给我介绍个合适的男男朋友,我会感激你的,不过这种想要阻断我和别人来往的事情,你还是别做了,首先你没有立场让我听你的话,其次我不会听你的话。”

    她话音落下之后,顾惊洲的眸子渐冷。

    这个女人字字句句地在疏远他,警告他。

    可当初在他身边的时候,她看起来是那么开心。

    分手也不过一个星期左右,她竟然可以三番五次跟异性出去约会。

    可恶至极。

    顾惊洲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路追到了她的别墅,甚至还把她抵在门板上一字一句地警告质问。

    这些事情来的很冲动。

    而他第一次,没有任何思考和斟酌就做出了这些事情。

    他为自己的失控感到烦躁。

    收回思绪,顾惊洲再次对上了苏音的视线,他盯着她的脸,从上打量到下,最终缓缓出声问道“没有男人,你一天都活不下去么?”

    苏音冷嗤。

    这话他居然都能问出来?!

    已经不是可笑了。

    而是可笑至极。

    女人没再看他,她的视线随意地落在他身后的别处,慢悠悠地道“没有男人我当然过得下去,当初和顾总也是地下恋情,又不是每一天都见面,你也不是每一天都能陪我睡觉,我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下,然后对上了男人的视线“我到想问问,顾总现在跟我分手了还想管着我,是没有我过不下去吗?”

    “你这么想?!”

    “不然,那是什么?!”

    顾惊洲一张俊脸慢慢靠近她,在距离两公分就要碰到女人皮肤的时候听了下去,墨色的眸子盯着她的眼睛“苏音,你太高看自己了。”

    听到这句话,苏音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在不受控制地急速下沉。

    刚才的话除了是玩笑话之外,还有几分试探顾惊洲的成分。

    但她忘了,她从来都不是顾惊洲的对手。

    反而,男人那句话落下之后,她竟然有种不可避免的深刻悲伤慢慢从骨子里溢了出来。

    比伤心更深的,是绝望。

    这一次,女人用尽全力推开了男人“既然不是忘不掉我,那就从我的地方离开,以后也不要再过来,更不要干涉我和其他男人来往。”

    说到这里,她冷笑了下,继续道“我现在还这么年轻,找男人谈个恋爱是正经事,总不能等着前任订婚结婚甚至生子了,还保持单身吧?第一我没有那样的魄力,第二前任也不配让我这么做。”

    苏音最后看了顾惊洲一眼,勾唇笑笑,问他“顾总,您说是吗?”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