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呆子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下海潮 > 第110章 先生感冒
    从直升机上下来了总计十个人,夏海和李昌、李安、先丽、先生、杨福上前和唐总一行握手问好,来到刚搭建好的一个大会客厅中,上了水果和香烟,给各位上了各种饮料,田山川介绍了给冯兴国建墓的打算,李安给唐总一行看了冯老的生平简历。

    夏海重点是让规划苍山旅游开发,请唐总能在这一张白纸上绘制出一幅旅游宏伟规划图来,把服务等多功能考虑进去,需要打造的投入以拉起国内外游客的兴致为限。李昌和李安谈了各自县域的情况和想法。

    唐总表态,在深入调查、考察、勘测的基础上一定要绘制出一张苍山旅游服务一体宏伟蓝图,结合已故冯先生的墓地和留下的中药良方,一定能为苍山旅游增添色彩。请求一架直升机配合,夏海给唐总安排一房车办公。

    唐总开始动作。

    中午时分,阴阳地理师到,夏海要求阴阳师做好两件事,一是和唐总选择一个地方重新安葬,二是把当时由狼王匆匆忙忙埋入地下的骨灰盒给予超度。三是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修座小庙。

    阴阳师答应下来,他引阴阳师去了冯仁家给安排完,留给冯仁十万元自己花,办冯老事时小钱可开支,乘此时与冯仁交换了一下意见,让小东去崛起岛读书。

    这时的冯仁泪水流了出来,他同意,他还有一女八岁也没读书,能否一同去,夏海答应,让冯仁家去大人陪上去读,等孩子习惯了大人再回来不迟,冯仁说就让他妻子引小女同去,这边他给夏总当牛做马都愿意。两说定,三天后让灰狼去两人护送到崛起岛,冯仁也去,安排好回来。

    这一消息传入冯家各户,苍家人耳中,有孩子的家户送酒送肉让冯仁成全,让他们家的孩子也能去上学,今后就是再苦再累给崛起打工,供孩子上学。田山川让把孩子报上来。

    能上学的孩子全到了冯仁的家,最大的十三岁,最小的七岁,男孩子十二个,女孩子十二个,夏海全答应,让各自的父母准备好,崛起大轿来接去上学。他给富叔打去电话,是富丽接了电话。

    富丽说:“昨天她和富婶连孩子一块都到了岛,今天刚上班,打电话有事吗?”

    “富丽,你好孩子都好吧,我现在身边村民很多,苍山有十二男十二女、大的十三岁,小的七岁,但这边交通闭塞,孩子一直未上学,现在要让他们引崛起岛来读书,部分孩子有家长陪着上学,你就找个地方,让他们离小学近一点去读书,一切费用崛起承担,这也是对冯老尽一点心愿。”

    富丽答应了下来。夏海让村民们什么也不要带去岛上。

    李昌找夏海,见机械设备暂停,来找夏海说事,一是东胜的拆迁动了,这就能展开下一步的城市改造和河堤工程,二是河堤工程正在重新规划,因建水坝,可能要缩窄断面。三是拟建电站到苍山道路全面展开,河道大桥包给高速建设集团,引十月底前完工。四是水电站设计由省上正在抓紧进行,说由半个月就能提供初步设计,相应坝体就能施工。

    夏海说:“只要能动,想要什么帮助就提出来,要干你就把事干好,就东胜到苍山道路既然动了,就应提高道路标准,减少弯道和上去下来,能为下一步提供高标准的地方道路,相应也能得到回报。“

    “姐夫,想用一用你们的设备挖填一下路,工资油料维修都准我们东胜。”

    “你找先丽,她会安排,今天可能还要调来几十台部机械。”

    李昌不情愿的样子,但夏海必须这么去做,接下来的配合还在后边,自己在确定了大的方面,一切都得先丽去实施。”

    “还有个人事,我的妻子大专毕业后,一直未能找到逞心如意的工作,你看能否在崛起找份工作?为这事,我的耳朵被拧了几次,姐夫求你了。”

    “噢,她还敢拧你的耳朵?这个小虹也是,她学的是啥专业?“

    “是学文秘的。”

    “你仍找先丽,在实业跑一跑,必有好处,崛起到处用人,到时想去什么地方再说,你看这么安排行吗?”

    “行,她心里想去昂郎。”

    “暂时不行,再说你能让她走吗?以后要去昂朗也得先丽带上。”

    李昌欢天喜的找先丽去了。

    只要大家都动作起来,能支持的坚决不松劲,只怕溜着弯弯走就算白忙活了,叫来杨福安排,辛苦些把上山的路看得修直修平修宽,不要怕花钱,和李昌他们只是刚开始,下一步的任务更艰巨,坚决从现在始要敢于亮剑,把你那书生气也应改改。”

    “行,好好服务几天,我那口子已生了个女儿马上能上班,你说娘儿们不看娃,让杨福看娃会不会惹世人笑话?不过这次不能错过极佳的机会,体验一把哄孩子的乐趣,写小说时插入,一定是活灵活现的一段佳话,让看小说的人,沉浸在天真浪漫之中,哈哈,你看看孩子是不是象她妈?”

    杨福打开手机,屏幕上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照片,夏海眼瞧过去,怕啥来啥,这与两个儿子小时的照片没有太大的区别,迟早的事,一定会被有心人发现,张玲玲再来,一定会更加难缠,这是对付自己的王牌,要变本加利和自己来事,她一定还想要一强更抗硬的王牌,要个掉几几的儿子啊。

    “祝贺杨福有千金作伴,一定能写出感人的故事,噢生下了多长时间?”

    “半个月啦。”

    “好你忙去,少说还得半个月来上班。”

    “可能。”

    杨福走了,夏海心想,半个月争取摆顺,不想再与玲玲鬼混。

    中午过后,夏海想到外面转一转,但是老魏叔来了,他上了田山川的房车,关起了门要说话。夏海能想到,这是小魏叔的说客,他不想离开崛起,当然,夏海也不会那么心狠,事实上雕刻厂应搬离冶炼的地方,工人们一定会向外传出冶炼厂用矿的消息,搬出厂子应到对事沟,对事沟石岩含矿量低。走不走在于小魏叔,不给你下马威,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没有错。但不是错,是不识眼色。

    “夏海你知道,我和你小魏叔情同弟兄,这次专程找你要唠叨唠叨,是不是为白馍羊肉引起了对他的看法?”

    “老魏叔,小魏叔能感觉来,这就好,最起码知道是这件事引起的,但我就不明白,冯家为一个馍发生了不愉快,几个人把人家的一只羊和蒸下的白馍给吃了个底朝天,这些人被狼还狠。”

    “这也难怪,可能是饿了或者好吃,才发生了吃空的事,不过,这些人就不想想为一个馍发生了叔要打侄的事,就不能少吃点吗?让夏海贤侄为此事大动干戈,依我说,事情过去了,你气也消得差不多了,别的我不管,你给小魏叔一碗饭吃得了,再说,这件事只有咱二人说说,放到桌面上还真不好说,叔的意思你应明白,拿白馍和羊肉收拾别人不妥,人家会耻笑的。”

    “魏叔,我没有说啊,事实上,小魏叔在豹子沟的厂子不能办了。”

    “你的意思是倒个地方?”

    “也可以这么理解。”

    “那就不用领三年的工资了?”

    “对。”

    “那把厂子办到啥地方?”

    “对事沟有石岩的地方都可以。”

    “少说也得几百万你出钱?”

    “最多五百万找姚雪。”

    “你他妈让叔跑一回,我忙得一天昏头昏脑,怎么就不打个电话问问,我走了。”

    “魏叔,今晚住上一夜,明天走不行吗?”

    “都是为一个人把人快忙死了,就是一个头疼的药不知试制到什么时间,这里有昨天的试制品,叔给你留几片,看有头疼脑热的给试试?”

    “魏叔,这怕有违规之嫌吧。”

    “阿嚏……昨晚把被子蹬下了床,还感冒了。唉老魏叔你什么时间……阿嚏……,不行了,我控制不住了,谁有感冒药啊?”

    先生刚说完,鼻涕眼泪流了出来。

    老魏叔说:“先生,有药厂试制的药你试试?”

    “行。”

    夏海倒了一杯水,魏叔给了一粒药,先生吃了下去,喝了一杯水,说他浑身正在出汗,要在房车上休息,夏海同意,就让先生入睡了。他送魏叔回豹子沟。

    夏海送走魏叔,在临设区转了转,百亩之地,划出机器设备停放,车辆停放,材料堆积,加油小站等一看就很专业,到人住的地方己开始用砖铺路,平平整整,端端正正,购来了不少的盆花,在人行道两旁摆放,有工人正用水车的水浇花,人居环境改变,使人心情爽快。靠前正在搞一个小广场,正在平整,看架势还是用砖,若遇雨天,人们行动起来就方便的多。

    不能转了,回去要看一看先生,药一旦有问题,出了人命怎么办?

    回到房车,先生起床正要去小便,但你掏得早了,被夏海看在眼里。看过心里明白,原来是这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