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呆子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九百一十六章 虚惊一场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间过了小半日,天色渐晚。

    傀城大军始终没有继续前进,也没有后退,就那么停留在了远处,黑压压的一片。

    “傀城这群家伙搞什么鬼,战又不战,退又不退,莫非想要施展什么诡计?”玄城城墙之上,鹰鼻男子说道。

    厄脍周围数名统领模样之人也是一阵交头接耳,显然同样心存疑惑,纷纷出言猜测傀城用意。

    厄脍却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眼眸微微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城主,我们要不要……”众人猜测良久,都没有什么头绪,厄脍却始终一言不发,鹰鼻男子忍不住问道。

    “敌不动,我不动,无须操之过急。你们加派人手在其他几个方位巡守,防止奇袭,同时派出斥候,查清傀城此次究竟来了多少人……”厄脍挥手打断了鹰鼻男子接下去的话,吩咐道。

    随着厄脍一道道指令的发出,附近众人一一领命离去,很快只剩下鹰鼻男子留在此处。

    “城主,为何不召集其他四城之人来此一同御敌?四城虽然来得人数不多,却都是精英,战力不凡。”鹰鼻男子小声询问道。

    “此刻战局未明,暂且不用调用他们的力量。”厄脍摇了摇头。

    鹰鼻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却也没有说什么。

    “我有些事情要去处理,邵鹰,此处就交给你了,如果傀城一方有任何异动,你知道该怎么做,不必再向我请示了。”厄脍朝着远处的傀城大军望了一眼,开口说道。

    邵鹰闻言面色一怔,正要发问,厄脍已经转身离开,身影一晃消失。

    邵鹰无奈呆立了一下,然后只得转身传达厄脍的命令。

    夜色很快降临,玄城和傀城的大军各自严阵以待,却都没有发动攻击,就这么保持着诡异的对峙之局。

    月光如水,温柔的洒在玄城附近的荒野上。

    距离玄城千里之外的一座矮山上,一个白裙女子静静站立于此,仰头望着天空满月,口中轻声哼着歌谣。

    此女脸上戴着黑色面纱,看不到容颜,但曼妙的身姿散发出一股无法言喻的妖媚之感,同时也给人一种童真清纯之感。

    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交织在一起,让人望其一眼,心神便要陷入其中。

    “沙心道友的‘玄女媚’大进,可喜可贺。不过道友在我玄城附近,竟敢离开大军,独身来此,胆子可着实不小。”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白裙女子十丈外虚空一闪,一个黑色人影凭空浮现,正是厄脍。

    “厄道友如果想要动手,尽可自便。”沙心慢慢转过身来,用一种慵懒的语气说道。

    她身上清纯气质陡然消失,一股铺天盖地的魅惑之力从其身上散发而出,附近的月光和夜风似乎也变得温柔了许多。

    “哼!”厄脍瞳孔微缩,冷哼了一声,却也没有动手。

    “我就知道,厄道友明辨是非,不会这般不分青红皂白的对一个弱女子出手。”沙心吃吃一笑,说道。

    “闲话休提,你白天传音约我来此,有何目的,快说吧。若是要再度挑起两城大战,厄某接着便是。”厄脍对沙心的妖媚恍如未见,冷冷说道。

    “厄道友误会了,妾身此次前来并非是想要挑起两城之战,而是另有要事要和厄道友相商。”沙心浅笑一声,说道。

    说话之间,她身上的气息又是陡然一变,所有的魅惑之感尽数消失,勾魂夺魄的曼妙身材也瞬间失去了所有韵味,整个人仿佛一个变成了一个寻常女子,毫不起眼起来。

    “商量要事?”厄脍心中再次一凛,皱眉问道。

    “严格来说,是想邀请厄脍道友共行一件大事。”沙心黛眉一弯的笑道。

    “沙心道友,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不用如此拐外抹角。”厄脍眸中隐隐闪过一丝异色,淡淡说道。

    “厄道友何必装糊涂,我们二人这些年来,心心念念的只有那里而已……而那处入口的所在,我们傀城也已经找到了,玄城还是莫要吃独食的好。”沙心理了理鬓角垂下的秀发,淡然说道。

    厄脍听闻此话,面色一僵,神情首次出现了变化,眼中隐现锐利之色。

    “厄道友何必用这种眼神看着妾身,那处入口的位置,并非是取巧跟踪阁下找到,而是我傀城花费无数心思和人力,一点点探索发现而得,绝对是正大光明。”沙心大大方方的说道。

    “是否真是这样,沙道友心中有数,不过你刚刚说吃独食是何意思,沙道友既然也发现了那处入口,想必早已知道里面的情况。那里如此凶险,厄某短时间内并无进入其中的打算。”厄脍哼了一声,随即平静的说道。

    “厄道友这是欺妾身乃是女流之辈,见识浅陋吗?我虽然是最近才发现那入口,却也察觉到了里面诸多的天堑之险正在逐渐减弱,想必那里的天险乃是周期变化,此刻是最为微弱的时期。而你们玄城此次举行五城会武,又设下如此重赏,难道不是为了选拔有用的人才,前往那里吗。”沙心吃吃一笑,美眸之中又隐约泛起一丝妩媚。

    厄脍闻言,面色没有什么变化,眼中却不禁涌现出一丝冷意。

    “厄道友,入口那里的危险虽然在削弱,但那等天险之威仍然非我等人力可以抗衡,我傀城自忖无力进入其中,而单靠你们玄城一城之力,希望也近乎渺茫。现今之计,只有我们双方合作才有一丝可能。所以妾身才会不辞辛苦,前来和道友商谈此事,还望厄道友能做出英明决定。”沙心话锋忽的一转,劝说道。

    “如果我不答应呢。”厄脍目光闪动,一字一句的说道。

    “那妾身也没有办法,只好从今日起开始进攻玄城,直到入口天险的低潮期过去,大家谁也别想进去。”沙心淡淡一笑的说道。

    厄脍眼中厉色大盛,一股可怖的冰冷威压从其身上骤然爆发,铺天盖地的朝着沙心压去。

    方圆数十里内的虚空嗡嗡颤抖,地面也隆隆作响,一股股风暴为厄脍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天地为之变色。

    沙心神情平静,静静站立在那里,丝毫没有被厄脍的威压影响。

    周围任何的风暴一碰到其身体,立刻自动滑开,沙心的衣角也没有动弹分毫。

    厄脍深吸一口气,身上气息潮水般褪去,附近风暴缓缓平复。

    “沙道友想要如何合作?”厄脍默然了片刻,开口说道。

    沙心闻言,美眸一弯,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对垒了一夜的傀城大军并非进攻,反而开始退去。

    没过多久,傀城大军便消失无踪,没有留下一丝痕迹,而玄城内外各处的守军也在厄脍的命令下偃旗息鼓。

    一场大战就此烟消云散。

    玄城内的城民,还有韩立等外来之人惊讶之余,却也松了口气。

    毕竟如非必要,没有人想要和强敌发动一场战争。

    数日后。

    别苑之内,韩立在自己屋内盘膝静坐,身上白色星光缭绕,运转《天煞镇狱功》,炼化那颗天级兽核之力。

    天级兽核内蕴含的星辰之力极其庞大,他虽然又掌天瓶相助,炼化了多日,仍旧没有完全吸收。

    他身上一处崭新玄窍上星光闪动,隐隐有开启之象,不过终究还是没有开启。

    韩立睁开眼睛,神情间却也没有什么失望之色,起身来到窗前,朝着外面城主府方向望去。

    此刻距离那场一触即发的大战,已经过去了五六日时间。

    傀城大军在城外消失后,没有再出现,似乎真的褪去了。

    不过傀城虽退,厄脍城主却没有重开五城会武的意思,这些时日也一直在其他四城之人待在别苑,不得出去走动。

    但今日清晨之丝,厄脍忽的召见了晨阳等四城城主,不知为何。

    就在此时,一阵脚步之声突然从外面传来,韩立眉梢一动,拉开房门,却是一名青羊城侍从。

    那人看到韩立突然出来,惊讶了一下,随即恭敬行礼道“厉前辈,城主请您过去。”

    “知道了。”韩立点了点头,又朝着城主府方向望了一眼,然后迈步朝着晨阳住处走去。

    片刻之后,他来到晨阳住所,此处大门却是紧闭。

    韩立眉头微皱,正要抬手敲门,大门忽的自动打开,露出一道缝隙。

    “厉道友,进来吧。”晨阳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韩立心中一动,迈步走了进去。

    身后的大门“啪”的一声,自动关上,同时石门上泛起一层白光,和外面完全隔绝开。

    韩立心中再次一动,朝着屋内望去,此刻屋内除了晨阳,只有两人,却是骨千寻和轩辕行,蟹道人仍是面无表情,静静的站在晨阳身后。

    韩立心中暗暗诧异,他本以为晨阳叫他过来,是为了向他们这些人说明玄城此刻的情况,不曾想只叫来了他们三个,也不知是什么用意?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