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呆子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各怀心思
    “二位刚刚的谈话,本尊恰好都听到了,你们想要救出苍山五王的其他三位,但又担心会放出黑天魔祖。本尊有办法,可以助你们救出兄弟,同时对付那黑天魔祖。”奇摩子再次说道。

    “此话当真?”白骨妖魔听闻此话,身躯一震。

    而铜狮妖魔神情也是一变,望向奇摩子,眼神稍稍起了一丝变化。

    “自然,黑天魔祖一旦出世,本尊也逃不掉性命,又岂敢在此事上夸口?”奇摩子笑了笑,说道。

    铜狮妖魔没有说话,只是看向白骨妖魔,显然要其拿主意。

    “阁下有何办法,敢夸口可以对付黑天魔祖?还请说清楚些。”白骨妖魔面无表情,眼中透出两道锐利目光。

    奇摩子微微一笑,嘴唇微动的说了几句什么。

    白骨妖魔和铜狮妖魔闻言后,面色先是微微一变,继而眼中同时露出惊讶之色。

    “原来是这样,如此的话,确实有很大把握能对付黑天魔祖。”沉吟良久,白骨妖魔这才缓缓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铜狮妖魔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两位尽管放心,事关本尊的性命,自然不会虚言。”奇摩子笑道。

    “好,既然奇摩子道友真有办法可以对付黑天魔祖,我们联手也无妨,不过奇摩子道友应该也有要求吧,还请明言。”白骨妖魔断然说道。

    “哈哈,既然白骨道友快人快语,那本尊也不绕弯子了。等救出你们其他兄弟后,本尊需要你们助我一臂之力,夺取那盏岁月神灯,然后再助我杀掉那个韩立。”奇摩子哈哈笑道,眼中却没有丝毫笑容,有的只是冰冷杀意。

    “杀掉那韩立?没有问题,我和他原本便已结仇,不过杀了他之后,他身上的宝物得归我们所有。”铜狮妖魔眼睛一亮,立刻说道。

    “韩立身上的仙器材料等物可以给你,不过我要从他身上拿到一本功法典籍,所有记载了文字的东西都要归我。”奇摩子一摆手,说道。

    “可以,我只要他身上的仙器,其他东西都给你就是。”铜狮妖魔只在乎韩立的那个翠绿葫芦和那套雷属性飞剑,其他的他并不在乎。

    “白骨道友,你怎么说。”奇摩子看向白骨妖魔。

    “好,此事我替其他兄弟答应了,不过那韩立手段异于常人,我们五兄弟到时最多在一旁相助,正面厮杀还是得阁下亲自来。”白骨妖魔眼神闪动的说道。

    “没问题。”奇摩子毫不迟疑的点头说道,倒是让白骨妖魔略微有些惊讶。

    不过双方已经达成了共识,白骨妖魔也没有多问什么。

    主要的事情商定,双方又商谈了一下具体细节,很快达成一致,然后立刻出发前进。

    三人身影消失在前方不久,另一处山壁附近青光一闪,再次多出三个身影,赫然正是曲鳞,利奇马,青袍中年男子三人。

    “想不到天庭新一任的仙狱之主也来到了这里,情况越发复杂了。”青袍中年男子喃喃说道。

    “这奇摩子虽然身为仙狱之主,但听他们刚刚的话,此人来此并不是为了加固封印,而是要抢夺那盏太岁神灯。此人出现,对我们说不定有利。”曲鳞双瞳倏的变成金色,射出两道金光,口中说道。

    “未必,奇摩子出现,固然让封印破开的几率大增,但此人修为高深,已经达到大罗之境,修炼的又是时间法则,莫说狐三他们,就是我们三人也不是敌手,若是他出手抢夺我们的本命元牌,狐三他们未必是对手……而我等的本命元牌又被太岁那厮施法和岁月神灯彼此相连在了一起,只要我们一靠近太岁神灯,本命元牌立刻就会遭到太岁之焰的攻击,所以才只能依靠狐三,韩立等人将本命元牌夺取过来,万一他们失手,让本命元牌落入奇摩子手中,我们恐怕永无翻身之地,终身要受其驱使了。”青袍中年男子却是摇了摇头,冷冷说道。

    曲鳞和利奇马没有想的这么深,听了青袍中年男子这番分析,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面色都是一变。

    “那柳兄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是否趁着这奇摩子还没有抵达太岁殿,我们三人出手将其拦住,为韩立等人争取一下时间?”曲鳞面色一急的问道。

    “若是奇摩子没有和那白骨王,铜狮王联手,我们三人联手还有些希望将其留住,现在已经迟了。”青袍中年男子叹了口气,如此说道。

    曲鳞和利奇马闻言,面上神情一沉。

    “难道就真的毫无办法?”利奇马忍不住说道。

    “办法倒也不是完全没有,不过需要承担些风险。”青袍中年男子默然了片刻,翻手取出一个尺许高的人偶。

    人偶看起来是个女子,容貌清秀,身穿一件蓬松的长裙,眼睛闪闪发光,身体偶尔还扭动两下,似乎想要从青袍中年男子手中脱离,仿佛活物一般。

    不仅如此,这少女人偶的身体左边纯白,右边漆黑,人偶脸上也是一样,半黑半白。

    白色半张脸神情素雅,目光温和,仿佛大家闺秀,但黑色的半张脸阴沉冷厉,眸中透出阴狠怨毒的光芒,让人看了便有种不寒而栗之感。

    利奇马看到这少女人偶,面色略微一动,然后立刻又恢复了平静,似乎以前见过此物。

    “这是……”曲鳞却是第一次见到此物,露出惊讶之色。

    “这是我利用特殊材料,炼制出的一具傀儡,名为‘善恶二心’,想要夺回我们本命元牌,只有这一个办法了。”青袍中年男子看着傀儡人偶,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随即正色道。

    “要如何做?”曲鳞精神一震,立刻问道。

    青袍中年男子挥手张开一个灰白结界,将三人笼罩在其中。

    片刻之后,灰白结界一闪消失,三人身影浮现而出,也朝着前方飞去。

    ……

    韩立等人一路飞遁,因为神识无法探查太远,都不敢飞的太快。

    转眼间,一行人前进了一个多时辰,突然停了下来,眼睛发亮的望向前方。

    只见前方山峰内一处地势较为平坦之处,有一片白玉广场,足有数十亩大小,地面铺满了长条形的白色美玉,丝丝白色雾气从这些莹白玉石中透出,在广场上形成一片浅浅的云海,看起来美轮美奂,如在云端。

    而在白玉广场周围则栽种着一株株高大树木,不知是何品种,无论树叶还是树干都呈现出莹白色,更散发出阵阵白色荧光,看起来华美无比。

    一行人一番探查,确认广场上并没有什么禁制陷阱后,纷纷落在上面,却没有去看此处美景和周围的白树,而是聚在了广场前方。

    白玉广场这里有三条阶梯小道蔓延而出,延伸向不同方向。

    每个阶梯旁边都耸立了一块白玉石牌,上面分别写着“火元宫”“乾土殿”“木神冢”三个地名。

    经历过前面的事情,众人一看到三个石牌地名,立刻明白那是什么地方。

    狐三,蛟三等人眼睛都是一亮,各自朝着一条阶梯小道望去,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就在此刻,三道遁光飞射而至,落在三条小道上,正是文仲,雷玉策,苏荌茜三人,挡住了去路。

    “如今已有两处阵眼被破,一旦另外三处阵眼也被破,黑天魔神定然会出世,到时候我们都会死无葬身之地,我言尽于此,诸位务必慎之又慎!”雷玉策抬手一拱,语气凝重的说道。

    但他话音未落,呼啸之声一起,狐三和蛟三已经腾空飞射而起,朝着中间的乾土殿飞去,对雷玉策的话恍若未闻一般。

    “二位道友,还请留步,否则休怪我得罪了!”雷玉策沉声喝道,同时抬手一挥。

    嗖嗖嗖!

    数十柄金色飞剑从他袖中飞射而出,挡在了狐三两人前方。

    韩立见此,瞳孔微微一缩。

    这些飞剑足有六七十柄之多,每一柄飞剑都散发出强烈的金之法则波动,赫然都达到了八品仙器级别,有几柄飞剑散发出的金光尤其耀眼,更达到了七品仙器。

    数十道强大剑气波动汇聚在一起,前方数百丈范围内的虚空都剧烈颤动起来,打鼓般嗡嗡作响。

    狐三蛟三对那些飞剑丝毫不理会,更没有停下身形之意。

    雷玉策眼见二人如此不将他放在眼中,面上怒色更盛,手掐剑诀一点。

    六七十柄飞剑登时剑光大盛,滴溜溜一转,彼此聚合,形成了一座金色剑阵,正是之前施展过一次的通天剑阵。

    但未等剑阵彻底形成,耀眼的暗红光芒从蛟三身上爆发,将金色剑阵淹没在其中。

    金色剑阵上的光芒猛然一顿,然后飞快开始消散,快要成型的剑阵也浮现出溃散的趋势。

    而此刻狐三掌心血光一闪,天狐化血刀便出现在了手中,凌空一劈而出。

    “嗤啦”一声!

    耀眼的血色刀芒陡然爆发,刹那间充斥于天地之间,似乎在这一刻,万物都失去了色彩,只剩下这一片刺目粘稠的血红。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