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呆子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难言之隐
    正文

    奇摩子对火焰人脸的言语并未理会,自顾自的思量了片刻后,探手在火盆中看似随意的轻轻一抓,那火焰人脸便连同一团火影被一起被扯了出来。

    只见其离开火盆之后,身形逐渐实化,竟然化作了一个手脚宽大的火发之人,那模样却与一旁的奇摩子一模一样。

    而随着奇摩子掌心中一片火光亮起,身旁火焰所化的奇摩子身上气息陡然暴涨,竟然与其自身堪堪持平了起来。

    “这次我亲自出马,你代我镇守仙狱。”奇摩子收回手掌,开口吩咐道。

    “若是有人……”

    火焰所化的假身话还没说完,就被奇摩子出言打断了

    “这里是仙狱,没有人会多嘴多舌。此行我只带一个人,会尽快返回的。”

    “你连我都不带,是要带何人?”假身有些疑惑的问道。

    “他的一个熟人。”奇摩子嘴角微微一翘,淡淡说道。

    说罢,他便大跨步出了殿门,身上气息骤然一敛,大片火光泛起的将其身子一裹,整个人便化作一团火球,朝着远处与血云相邻的一片金色空间飞遁而去。

    ……

    光阴如梭,一晃便是六十年。

    青狐城。

    城池之内,一处僻静院落外,有一条扫撒干净的青石小路。

    清晨的阳光从路旁的高树桠杈间透射下来,洒下一片斑驳影子,显得分外静谧。

    几个总角年纪的幼童,手里握着一杆杆彩纸做成的风车,在小路上来回跑动,彩色的风轮便转动得格外欢畅。

    幼童嬉戏打闹的笑语之声,就翻过不高的院墙,洒落在相邻的院子里。

    院落内花圃与青竹相对,正中一片宽敞的空地上,摆着一副石制桌凳,一名身穿黑衣身子苗条的少女,正坐在一方石凳上,一手托腮,细听着外面的声响。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啼魂。

    自从她醒来之后,有了那直视人心的本领后,她就越发喜欢聆听幼儿笑声,那当中饱含的欢乐质朴情绪,也最能令她心情愉悦。

    她正暗自微笑之际,忽然心念一动,扭头朝身后望去。

    只见后面堂屋门口,韩立穿着一身崭新青色长袍,满脸笑意地走了出来。

    “主人这么快就出关,难道说已经破境了?”啼魂眉头一挑,有些意外道。

    “确实没费太大力气。如今诸多玄窍已开,大五行幻世诀修炼起来也是事半功倍,所以只花了百多年时间,倒也在我的预料之内。”韩立笑着说道。

    他没有说出口的是,只要他愿意继续闭关,突破到太乙后期境界,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恭喜主人!”啼魂闻言,面上也露出喜色,说道。

    “这段时间辛苦你为我护法了……怎么样,青狐族这边可有什么异常?”韩立顿了顿,继续说道。

    “没有什么异常,他们的族长伤势彻底恢复之后,整个青狐族的精神面貌都大为改观,像是三军之中有了主帅,士气大振,连金马宗那边也不敢再兴什么风浪,消停了下来。我原本还担心主人你破境时动静太大,会引来他人注意,没想到连我都丝毫没有察觉。”啼魂摇了摇头,说道。

    “这次破境,没有多少难关要过,算是水到渠成。况且,我是在花枝洞天内闭关,洞天入口被我以一套封绝大阵遮掩气息,所以才没有弄出什么动静。不过之后突破太乙后期,就不能继续待在花枝洞天里,动静就不会这么小了,届时还得换个地方才行。”韩立笑着说道。

    韩立与啼魂二人这主仆二人正自言笑晏晏,另一边的青狐族议事大殿内,却是吵得一片热火朝天。

    “族长,当日那人来我们族中的时候,我就觉得甚是可疑,现在这仙宫的消息总不会错吧?他就是一个屠戮凡人以修邪术的祸首,于情于理,我们都决不能将这样的人留在族中!”丘长老立于殿中,满脸的焦急之色,急切说道。

    “是啊!丘长老所说,也并非没有可能,人族居心叵测之辈比比皆是,我们……我们不得不防啊……”另一名长老闻言,也是说道。

    在其身后,还有数人虽未言语,但脸上神情凝重,也是纷纷点头。

    “这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韩前辈身上气度恬淡从容,哪里有半点丧心病狂的邪修气息?他定然不会是那通缉榜上之人,况且他若真是那歹人,就不会先是出手救我,后又出手救我母亲了。”一袭青衣的叶素素闻言,脸颊涨得通红,争辩道。

    韩立对他们毕竟有救人之恩在前,青狐族众人听罢,脸上也都不禁露出为难之色。

    “少主年岁到底尚轻,不知道人族之狡诈阴险,谁也不知他究竟作何打算。若是他所图甚大,岂不会做那先施恩,后下毒手的事?退一万步说,他即便无心作恶,来到我们这青狐族中,也是一件祸事,这包庇仙宫通缉犯的后果,我们如何承担得住?”丘长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的说道。

    “是啊,若是仙宫之人查到这里,我们青狐族怎么担待得起,甚至整座青狐城只怕都要毁于一旦了。”另一名长老叹息一声,说道。

    “是啊,可不能如此……”

    “可不能因为一个外人,置整族万千生灵于不顾啊……”

    “族长三思!”

    大殿之内,议论纷纷,哀声四起。

    “各位叔伯长老,韩前辈于我们有恩,难不成我们青狐一族,也要做那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之事?”叶素素见众人大都附议,大声疾呼道。

    这一嗓子过后,大殿之内终于安静了下来,所有人脸上都浮现出了一抹愧疚之色。

    “各位的意思,我都已经清楚了。”这时,一道温和嗓音忽然响了起来。

    众人闻声,纷纷朝着那张大椅上,坐着的那名端庄女子看了过去。

    其正是叶素素的母亲,青狐一族的族长叶螺。

    “不论仙宫通缉榜上所言事情是真是假,韩前辈对于我们青狐族都是有恩的,我们不能做那恩将仇报之举。”叶螺语气平静的说道。

    “娘亲明鉴……”叶素素闻言,连连点头。

    “但是,韩前辈既然被仙宫盯上了,我们自然也不能继续留他在族中,否则不论对我们,还是对他来说,都是一件祸事。”叶螺摆手打断了叶素素的话,继续说道。

    叶素素闻言,神色一黯。

    她虽然感念于韩立相救之恩,但其实聪慧如她,心知母亲所言不假,只是此前一直不愿承认罢了,如今母亲既已开口,她便也只好默不作声。

    其余众人闻言,纷纷点头,表示赞同,不少人心中更是大松了一口气。

    “素素,韩前辈是你带来族中的,这件事也只能让你去与他商议。”青狐族长眉眼低垂,看向自己女儿,说道。

    叶素素闻言,张了张口,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默然点了点头。

    “那人身份未明,让少主亲自去交涉,我不放心。此事,还是我去说。”丘长老闻言,脸色一沉,忙说道。

    “丘长老,韩前辈终究是我们青狐族的恩人,与素素也有这么一份香火情。既然缘起于她,缘了也就还是归于她吧。”青狐族长摇了摇头,说道。

    “丘长老放心,此事就让素素去了结吧。”叶素素也欠身施了一礼,说道。

    “这……罢了,我与你同去便是。”丘长老叹息一声,说道。

    约莫半刻钟后,两道遁光联袂而至,落在了那处僻静小院外,院旁小道上的幼童们口中呼着“姐姐,姐姐”,纷纷围了上来。

    今日叶素素无暇与他们玩笑,让他们自顾去玩耍,自己则与丘长老来到小院门前,抬手叩了叩木门。

    “笃笃”的声音方起,院内就响起一个温和的男子嗓音“两位,请进来吧”。

    叶素素与丘长老推门而入,就看到韩立正与啼魂对坐在院中的石桌旁,手里捧着一杯清茶,正笑吟吟的看向他们。

    “韩前辈……”

    叶素素冲韩立打了一声招呼,但接着便想起自己此行来的目的,心中越发觉得愧疚,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丘长老越过叶素素半步,将此女身子挡在自己身后,一双眼睛先是四下飞快一扫,最后落在了韩立身上,一脸的戒备之色。

    “既然是叶姑娘和丘长老一同前来,想来应该不是为了私事,而且这件事还与韩某有关吧?不妨直言。”韩立没有在意丘长老,看了叶素素一眼后,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

    丘长老听罢,目光微微一沉,正要开口说话,被叶素素抬手拦了下来。

    “韩前辈,请恕素素唐突。事情是这样的……”叶素素上前半步,大致将仙宫通缉之事向韩立说了一遍,却并未提及让他立即离开青狐城一事。

    韩立神色认真,听完之后,忍不住笑了笑,说道“仙宫做事何时这般鬼鬼祟祟了?要寻韩某人晦气,竟然还要编出这么个莫须有的罪名。”

    啼魂闻言,也是无言一笑。

    “我就知道,韩前辈不会是那种凶残之人。”叶素素听罢,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说道。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