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呆子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九龙圣祖 > 七百七十五 为何如此狠毒
    “小子,休得胡说八道!”

    华北胜心中震惊这星辰为何会知道如此之多的同时,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怒意,同时似乎是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你说这酒中有毒,那为什么你都喝了这么久,竟然半点事都没有?”

    到了这一刻,华北胜已经是发现了这诡异的状态,当下不及去想为什么这小子会没事,反而将其当成了自己的筹码,用来反驳云笑刚才的指责。

    此言一出,胡于庆和其他的胡家族人们脸上,尽都露出一抹疑惑之色,暗道这确实有些奇怪啊,如果那酒真的有毒,为什么这青年喝了会没事?

    胡于庆可是知道这位华家家主的厉害,若真是下了什么毒,绝不可能普通,甚至有可能是地阶层次的剧毒,那星辰虽然古怪,也不至于百毒不侵吧?

    “我没事,和这酒中有没有毒又有什么关系了?”

    而对于华北胜的反问,云笑半点都没有在意,轻笑一声之后,他那只依旧握着酒杯的右手,赫然是在自己的腹部按了按。

    噗!

    下一刻,众人就见得一股水箭从云笑的口中飙射而出,而且那目标似乎就是近在咫尺的华家家主华北胜,当下都是若有所思。

    “可恶的小子!”

    看到这一幕,华北胜的脸色已是阴沉得如欲滴出水来,而当此一刻,他又怎么可能让那水箭射中自己呢?

    一来酒水之中有毒,二来从那小子腹中呕出来的污秽之物,以华北胜堂堂家主之尊,绝不可能让其沾身。

    呼……

    一道风声响过,华北胜速度不可谓不快,只见一道水箭从其脸侧一划而过,最终射到了其身后的一根木柱之上。

    嗤!嗤!嗤!

    但是在下一刻,人的目光都是从华北胜的身上转过,齐齐凝聚在了那根巨大木柱之上,当他们耳中听到一阵怪异的声响,又看到那木柱居然冒出一股浓烟之时,登时脸色大变。

    因为那被水箭喷射而中的木柱,转眼之间已是被腐蚀出了一个大洞,甚至能透过这大洞,看到柱后的情形,可想而知那腐蚀性到底有多强了?

    人体肉身,哪怕是一些专门炼体的特殊修者,也不敢说自己的血肉之躲,就比铁石坚木更加坚硬。

    何况华府用来做这主厅支柱的巨木,恐怕并非普通的木头,连如此坚硬的木质都坚持不了一时三刻,若是那些剧毒入肚,又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呢?

    哗啦!

    几乎是一个瞬间,诸多胡家族人们都是下意识地站起身来退后了一步,然后身后脉气涌出,那盯着华家家主华北胜的目光,如欲喷出火来。

    原本以为胡家被灭,多日的凄惶奔波,来到这华家之后会告一段落,却没有想到仅仅是一场接风晚宴,便差点死于非命。

    众人心中都清楚,如果不是星辰突然出声,他们在华北胜举杯饮尽杯中酒之后,恐怕都会毫不犹豫地一饮而尽,那么这个时候厅中便只剩下十来具胡家族人的尸身了。

    “华北胜,你这是什么意思?”

    同样退后一步的胡于庆,强忍下心中的愤怒,极度不解地问出声来,这个和胡家有着姻亲关系的华家家主,为什么要下此狠手呢?

    如此行径,比起那杨家明刀明枪覆灭胡家,都要卑鄙无耻得多,胡于庆等诸多胡家族人都是百思不得其解,极欲知晓一个答案。

    “是啊,舅舅,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至于一旁的胡莹儿,那一张俏脸早就变得雪白一片,声音也蕴含着一丝颤抖,或许相比起其他的胡家族人,她要更加心痛吧!

    “哈哈,为什么?为什么?”

    见事情已经闹到这一步,华北胜终于是不再装出那伪善的一面了,直接是仰天大笑了两声,只不过其中并没有半点的笑意,反而是蕴含着一丝悲愤。

    “我华北胜好好的一个妹妹,嫁入你们胡家之后,竟然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胡于庆,你说说,我到底是什么?”

    华北胜目光在云笑身上扫了一眼,然后便是转到了胡家大长老胡于庆的脸上,这一番话说出来,倒确实是有几分道理。

    不管怎么说,华北胜和胡家的联系,也只是他那位嫁入胡家的妹妹而已,可是现在,胡家被灭,胡家家主和夫人尽都死于非命。

    可以说除了胡莹儿之外,华家和胡家再没有关系,反而因为胡家家主夫人的惨死得华北胜对胡家也起了怨怼之意。

    “华北胜,我大嫂明明是死在杨家之人手中,你不去找杨家报仇,怎能对我们下此毒手?”

    胡家大长老胡于庆也不是这般好糊弄的,仅仅片刻之后就理清了前后逻辑,而且诚如他所说,胡华两家的大仇人,应该都是杨家,这窝里斗得狠,只能是让亲者痛仇者快。

    “哼,杨家我自然会去,但在此之前,还得先将你们这些无所作为的胡家之人解决掉!”

    华北胜明显是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谈,直接冷哼一声,然后双手轻轻一拍,这大厅四面,竟然出现了无数的人影,更有几道身影掠进厅中,气息磅礴,其中一道,甚至是不比胡于庆弱多少。

    “华北胜,你果然早有准备!”

    见得这些瞬间出现的华府强者们,胡于庆终于是明白这一次恐怕是自投罗网了,偏偏他们先前还以为华家是最后的依靠,哪知道竟然是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呵呵,咱们这位华大家主,恐怕早已经和杨家勾结在一起了吧,你们竟然还指望他去找杨家报仇?”

    在这剑拔弩张的当口,一道慵懒的声音突然传出,待得众人转头去看时,脸上神色都是各有不同。

    说话的自然就是化名星辰的云笑,不过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坐回了自己刚才的位置,而且还伸出筷子夹了一箸菜塞入口中,似乎半点都没有对眼前的局势感到担忧。

    “舅舅,他……他说的可是真的?你……你真的和杨家有所勾结?”

    听得云笑之言,胡莹儿的脸色不由更加苍白了几分,虽然口中问着这话,但当此之时,她无疑是更加相信那位才认识半个多月的星辰大哥。

    “莹儿,你放心,舅舅不会伤害你的,那杨家大少爷对你一往情深,到时候你嫁过去,就等着享福吧!”

    眼看一切尽在掌握,华北胜终于是撕下了自己的伪装,说出来的话得胡莹儿一个踉跄,这还是那个一向疼爱自己的亲舅舅吗?怎么可以如此狠心?

    至此,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看来杨家在覆灭胡家之后,就猜到胡家的那些漏网之鱼有可能会来投奔华家,因此早早就找上了华家。

    华家最强者,也不过是华北胜这个寻气境巅峰修者罢了,在那位杨家家主觅元境初期的实力压迫之下,避免华府上下遭受胡家一样的灭族之祸,只能是屈服了。

    至于设计暗害胡家一行,于华北胜来说根本就没有半点心理负担,反正他亲妹妹已死,除了胡莹儿之外,和胡家再无一丁点的瓜葛,借此保存华家,何乐而不为呢?

    何况这华北胜原本就是趋炎附势之徒,当初将妹妹嫁到胡家,也是觉得门当户对,此刻胡家覆灭,他又打起胡莹儿的主意了。

    刚好那杨家大少爷带人传话过来,说看中了胡莹儿,这倒是正中华北胜下怀,只是他完全没有想过要是胡莹儿真的被抓到杨家去,将会受到何种非人的折磨和羞辱?

    至于所谓的“一往情深”,那只不过是华北胜自己良心过得去,所找的借口说法罢了,或许在那位杨家大少爷眼中,像胡莹儿这样的少女,只是其某一段时间的玩物而已。

    “舅……,不,华北胜,你的心肠为何能如此狠毒?”

    心中绝望的胡莹儿,终于是没有再叫舅舅,但心地纯善的她,又怎么可能会明白其中的这些狠毒心思,她全然想不通,为什么如此血脉亲情,竟然也能反目成仇?

    “我狠毒?我只是没有胡云朔那家伙蠢罢了,你问问这些华家长老们,他们愿意看到华家步你们胡家的后尘吗?”

    华北胜口中的胡云朔,正是胡家前家主,胡于庆的大哥,胡莹儿的亲生父亲,在他看来,当年的胡云朔还有几分可取之处,但是被灭之后,的欣赏,尽都烟消云散了。

    作为华家家主,华北胜首先要考虑的,还是整个家族的安危,在一名觅元境强者的压迫之下,他知道自己只要敢不屈服,就会和那胡家一样,被杨家连根拔起。

    像华北胜这样的心性,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放弃的,哪怕是自己的妹妹或者亲外甥女,这是他保全华家的筹码,今日终于是等到了。

    “呵,莫非华家主真以为今日的局面,尽在你掌控之中?”

    就在华北胜志得意满的当口,又一道熟悉的轻声突然从某处传来,而且还有一些含糊,显然是口中塞着东西,此言一出,倒是让诸多心头绝望的胡家族人们,又升腾起一丝希望。